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成长 > 澄池人文堂
【历史的天空】黄雨滢:明月之下诉衷情
来源:长郡中学    作者:澄池文学社    发布时间:2017-11-27    点击率:6540

明月之下诉衷情

黄雨滢  1419班


71日,《明月几时有》上映当日,我走进影院。其中的李锦荣对着日本军官点头哈腰,转过身后,眼里却闪过一丝寒光。一种扑面而来的熟悉的感觉涌向我。我想,与此同时,《伪装者》的故事,在千里之外的上海,同样上演着。

向来很喜欢周璇的《月圆花好》,莺歌细语浅唱着“团圆美满今朝醉”,吟着“双双对对,恩恩爱爱”。可在那个年代,无论是上海,还是香港,纸醉金迷灯红酒绿永远只是空壳,弱不禁风,它们的内里,只有饥饿、破败、腐朽、死亡和绝望。

有那么一些人,他们衣着光鲜,游走在名利场中,觥筹交错,谈笑风生。但实际上,他们穿梭在枪林弹雨间,刀光剑影,运筹帷幄。“帝国之花”南造云子死于军统上海站的刺杀,大量前线敌后的情报经他们之手流入重庆与延安。外国人叫他们间谍,更多人称他们为特务。

那时,中统,军统,中共地下党,日本特高课、梅兰竹菊四机关,乃至伪特务委员会76号,仅在上海,就支起一张天罗地网。前线的抛头颅洒热血放在敌后,就是不折不扣的情报战。波澜不惊的背后,是暗潮涌动。特务们几乎潜伏在了每一个角落,他们是教授,是学生,是秘书,甚至是私人厨房的厨子。上一秒慈眉善目童叟无欺,也许下一秒就杀人如麻利如刀刃。

李锦荣也好,明楼与明诚也好,一旦走进日本特高课、走进上海新政府,他们就不再是自己。他们每天扮演着另一个身份,同时,真正的自己要保持绝对的冷静,审视“自己”,审视周围,筛选信息。

他们是情报网的核心,立下战功赫赫,留下的却只有骂名。且看李锦荣,死得悄无声息,留下的身份永远只是日本特高课文员的身份;明楼与明诚,作为汪伪政府的高官,抗战胜利后,只得被钉在耻辱柱上,留得万古唾弃。历史上,周佛海在汪伪政府任职后期,被戴笠成功策反,成为双重间谍。但抗战胜利后,仍以“汉奸罪”被处以酷刑。

他们的生活,像《伪装者》一样惊心动魄,但更多的是像《明月几时有》一般平淡如水,但头上时刻架着达摩利斯剑,那根头发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被压断,命悬一线。他们没有办法与家人坦白自己的真实身份,没有办法在一个个难以入眠的夜晚在爱人怀中哭诉,甚至面前就是自己真正的战友时,他们也无法坦露心迹。很多特务都是在这般高压下陷入疯狂,比如关露,多次精神分裂最终自尽,又比如袁殊,晚年精神紊乱,时常嚎啕大哭。

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份事业的后果,被亲人误解,被世人厌恶,到最后也许毁了自己。但就如明诚所言,“爱国不是工作,是信仰”。他们早已将个人生死与名誉名誉置之度外,把小家之“团圆美满”抛诸脑后,投身谍海,以死报国。他们在敌后出生入死,在众人的漠视中出生入死,在光复的希望中出生入死,为前线送来阵阵凯歌。

也许,他们才是最盼望“浮云散,明月照人来”的人。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站在阳光下,昭告天下,自己是堂堂正正的抗日者,可以对着自己的至亲至爱一诉衷肠。我们在歌颂冲锋陷阵的战士的同时,不要忘记这些生活在黑暗中,却时刻努力着带来光明的人。他们同样是军人,是战士,为了盼望已久的胜利,付出了一切。

最后给你一个温馨小贴士:不想成为特务,记住一点——千万别学明台小少爷,在去上大学的飞机上帮别人挡酒。

Copyright © 1904-2018 湖南省长沙市长郡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24号 电话:0731-85287900
邮编:410002 湘ICP备05007487号  技术支持:拓维教育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