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成长 > 澄池人文堂
【澄池记忆】陈曦:我欠澄池最丰硕的故事
来源:长郡中学    作者:澄池文学社    发布时间:2017-11-27    点击率:5392

我欠澄池最丰硕的故事

陈曦(2012级)

现就读于美国南加州大学传媒管理专业,正在上海一家游戏公司实习


站在23岁的门口,想想我居然也毕业五年了。我站得很静,洛杉矶的城市灯火,上海的车水马龙,这些变化让我觉得澄池的平静有些陌生了。

毕业之后,我常开玩笑说,吃得苦中苦,方能变得很能吃苦。虽然没有很多好运,大多数事情我都需要付出更多努力,但我绝对是幸运的。

长郡中学的校门前是长长的坡,门后也是长长的坡,有人匆匆进了校门,有人缓缓走了出来。我现在闭上眼睛就能想起来的,一个是“基石”,一个是“澄池”。前者教会我沉稳,后者教会我真挚。“基石”是“朴实沉毅”的具象,这并不难理解。但是“澄池”,我想了很多,琢磨出“真挚”这么一个词。

澄池像一本被翻开的书,我欠她最丰硕的故事。写这样需要动情的文章时,我总觉得很赤裸,似要把自己掏空。中学时代真的很神奇,不管我离开多久,走得多远,只要一想起来,回忆都不再只是安分的回忆。

解题遇到瓶颈焦急地问同桌他用的哪个公式,班上有同学的文章登上了《澄池》被四处传阅,前桌的同学悄悄递来一只耳机说这首歌很好听,女生手挽着手一起去走廊尽头的洗手间,又有男生被一群人哄抬起来,头顶上的吊扇不安地搅动着,桌椅移动发出铁和木头碰撞的声音,纸张翻动声混合着教室后方饮水机的流水声——那个声音我还记得很清楚,即使记得,拟声词也拟不出那样的声音了。

我们中一定有乐于回头的人,与中学时光相关的一切都容易被接纳,引起有心人共鸣,长郡人尤甚——“况吾侪同郡”,给了所有的学生昂首的傲骨,“朴实沉毅”的校训又在杯底留足了谦卑。

这里是一个有着温柔力量的港口,阻挡了潜伏在外的惊涛骇浪,绮丽衣裳不及一套蓝白熊猫装有光,人们赞许兢兢业业换来的成绩而不议论来势汹汹的家庭背景,这里没有人是孤军奋战——彼此陪伴,相似所以相融,但每一个集体同时又是闪闪发亮的独立个体,学子们的单纯可以自成一个世界,他们的勤恳又可以创造另一个世界。

也许此刻他们还以为未来远得像梦想一样,他们像婴儿一样不懂得自己的天真,像天空一样不懂得自己的辽阔。但他们终将明了,长郡最残忍的地方并不是传闻所说的“地狱”,恰恰相反,这里是最美好的地方,是一方宽容而强大的净土,但没有人可以永远留在这里,这才是长郡最残忍的地方,残忍得就像所有渐行渐远的少年与年少一样。

既然是一个港口,扬帆远航的那一天总会来的。时间在港口外静候,和人生一起,埋伏以待。

教室里的学生期待着南门口以外的繁华,同时也有人日夜期盼回到离开的那方静寂。可惜这个世界就是世界,至少天堂不会存在于这里,所幸这个世界上有的是好地方——长郡中学绝对就是这样的好地方。我们在这里获得了书籍中所蕴含的智慧和悟性,生活中所能有的气概和幽默,所有的灵感都被认真对待,即使是烦恼也显得可爱,所有的希望都握在自己手里,不管走多远都有胜过千军万马的良师益友相随。“良师益友”,自从经历了长郡,这个词变得太有份量以至于不能再被用于礼貌客气,把与他们相关的回忆播放一遍足以让我热泪盈眶,想到此刻和将来都仍有他们同在,足以让我欢呼雀跃。

我想在这里度过好多,但不是全部的时光。

之所以能如此坚定地相信这里是“好地方”,大概是因为好的地方不会是终点,而是可以让我们去往更多的好地方。所以我们即使回头,也不会让怀旧成为镣铐而止步不前;我们即使选择了各自不同的方向,也彼此羡慕彼此祝福;我们欢迎已来和未来的一切挫败,如同我们热爱着胜利——我们试图理解这个时代并正在改良这个世界。

“雄杰古潭洲,襟带江湖居上游。”感恩的话语与此刻感恩的心情相比也淡了颜色。所以我们许诺,待来日回到这里,可以无愧地告诉长郡,我们不曾浪费或辜负这里所赋予的一切。

我亲爱的澄池,想到你不是我一个人的,我更加庆幸。

2017年6月10日

Copyright © 1904-2018 湖南省长沙市长郡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24号 电话:0731-85287900
邮编:410002 湘ICP备05007487号  技术支持:拓维教育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