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成长 > 澄池人文堂
【澄池记忆】袁春林:我和澄池的对冲记忆
来源:长郡中学    作者:澄池文学社    发布时间:2017-11-27    点击率:6095

我和澄池的对冲记忆

袁春林(2012级)

本文写于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59号中国人民大学品园五楼


有人说,爱上一座城,也许是为城里的一道风景,为一段青梅往事,为一座熟悉老宅。又或许,仅仅为的只是这座城。就像梭罗苦苦寻觅着的瓦尔登湖,朱自清恋恋不忘着的荷塘月色,季羡林满满期许着的海棠花开。而我看,更多的时候,风景也好,寄托也好,情怀也好,都比不上简单鲜明的记忆对冲来得痛快,好似爱上一个人,有时候不需要任何理由,没有前因,不计后果,无关风月,因为爱,所以爱——我和澄池,大抵就是如此吧。

初遇篇:你是我笔下的熠熠生辉

说起和澄池的初遇,未见其貌,先得其名,是曰《澄池》。

还记得那是初一周末的一个上午,窗外阳光明媚,刚和小伙伴从望月湖小区采购完假日零食的我,在路过高中部教学楼的拐角处看到一位高年级的学姐正捧着一本刊名《澄池》的读物和同学进行“文学沙龙”。一直对此深感新奇的我自然凑了上去,但没过多久,陡然发现学长学姐们讨论的都是一些文学性较强的素材,从诗词歌赋到散文小说,而作为刚从小学时代单一记叙文的桎梏中跳出来的我此刻对于散文也就刚入门,至于诗词歌赋更是天方夜谭了。然而,正是这种题材的陌生感和现实的差距感促使我主动向学长们求教,散会前还借走了学姐手里的那本《澄池》。

犹记得那天晚自习的时候,第一次打开封面的瞬间,就被那种迎面拂来浓厚的书卷气给触动;再浏览目录,所载之文贯穿古今,横亘中外,诗词歌赋,散文评析;进而细读,忽觉自己走进了一个纯文字的世界:在这里,每一段记叙背后都有着漫长的故事,每一份抒情之间都自带真情流露,每一句议论都收放自如,直指人心;在这里,感觉自己的思绪,情感,目光全部被调动感染,一本小小的《澄池》竟记载着如此厚重浩大的世界!

再后来,在麓山的几乎每一个周六的晚上或周日下午,《澄池》便成了我最忠实的“玩伴”。起初我俩喜欢玩“独幕剧”,总是它不断给我灌输,我孜孜不倦地动笔记下,于是那时的语文摘抄总是能超指标完成任务;渐渐地,我俩开始玩“二人转”,我开始尝试直接在它的篇章段落间写点评,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时自己特别喜欢给每篇文章打分,然后仿照文后的评语写一段【我的评语】,有时读到精彩之处甚至会连文带评地自己剪下来收藏,心情不好的时候拿出来翻翻,安慰自己“多学学人家那份胸怀哩”;后来啊,我俩终于走向“共鸣曲”,自己也开始将语文课堂所学的一些写作技巧运用到《澄池》的部分篇目进行改写或续写,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曾把一篇名为《我拜苍松与明月》的散文改写成了《云在天心水在瓶》的印象派诗歌。

初遇澄池的那三年,虽未得其形,却已领其意。与它相伴的初中三年,我是它的忠实读者,它是我的最好“玩伴”。

再遇篇:你是我眼中的脉脉含情

说起和澄池的再遇,得见其貌,心有戚戚,是曰“澄池”。

尽管8年过去,仍能回想起那个夏天的暑假,踏入长郡校门后就直奔寻找记忆里那个真实存在的澄池的场景,但似乎命运总喜欢开玩笑似的,在我真真切切驻足在澄池边上时,第一眼望见它的那份失望、惊讶、甚至是鄙夷至今记忆犹新:方圆几寸地小得可怜,窄窄的一方天地里孤立着一座亭台,裂缝的台柱陈迹斑斑,而最渴望的澄池水似人间蒸发般无迹可寻,在澄池的最里端还高耸着一塚不大不小的韩玄墓。当时的内心低落到了极点:难道这就是期盼了3年的澄池印象?为什么一切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呢?

此后的近半年时光,澄池似乎若有若无地成为了自己心头的一块阴影,那种一下子天翻地覆的巨大反差总能不断蚕食心底对澄池最后的一丝美好想象。然而,高一寒假的那段留校时光重塑了我眼里的澄池,也让我自此彻彻底底地爱上了这方天地。当时由于竞赛组培训的原因,我被留在了学校实验楼白天看书自习,晚上做标本实验。那年的长沙难得下雪,没过几天整个校园就白皑皑一片了,雪夜的晚上寒风吹得紧,实验室里本就没有暖气,加上此刻无人冻得直哆嗦,早早做完实验后便匆匆下楼直奔宿舍了。正在转角处,看到实验楼前的澄池上一丝光亮闪动,走近细看却是打扫校园的清洁大爷,只见他一只手握着手电筒和铁铲,另一只手拿着扫帚正在将脚下铲下的积雪归到一堆。瞬间只觉心头一紧,然后就毫不犹豫地从实验室里取出铲雪工具帮着大爷一起扫雪。大爷似乎也看到了我,招呼着说让我快回宿舍歇着,现在雪正下得烈别感冒了。而我却走到大爷的身边,直呼没事儿这不俩人打扫起来更快嘛,微弱的电灯下大爷的嘴角似乎挂着一丝微笑,然后他开始慢慢和我讲述自己守护澄池这几十年来的各种故事,他对澄池始终如一的坚守和呵护,韩玄墓的渊源以及澄池和郡园文化的一脉相承,平时澄池无水也是学校出于对学生安全的考虑。最后临走前他还特意把铲下的雪规整了下,说是正好可以供明早来澄池边玩雪的学生耍。恍惚间,我似乎感觉到澄池就是长郡的一双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岁月变更中它见证着一代又一代郡园学子的迎来与送别,记录着发生在郡园里的每一个青春课间,守护着我们对郡园最美好的青葱回忆。或许在别人眼中它再平凡不过,但对于每一个长郡人而言,离开了对澄池的那份守护,就如同对郡园的爱失去了重心和准点,盲目却迷失方向。

再遇澄池的那三年,虽未解其形,却心已所属。有它相伴的高中三年,虽未能和它有太多言语的交际,但每一天的路过和相守恰是最细微的幸福慢慢渗透—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重逢篇:你是我心里的绵绵回忆

毕业后的日子里,一边沉迷对新奇象牙塔的探索,一边懒于对过往回忆的梳理,于是对澄池的思念和记忆,彼涨此消的也渐渐淡了下来。

打破这层平静的却是一年前的本科毕业季。那会儿我正和大学好友们一起在人大的校园拍毕业照,最后一个踩点是人大唯一的一处自然景观—“一勺池”。走到一勺池的面前,大家各自摆好姿势,正在摄像机准备记下这一刻美好的时分,不知是旁边的谁感慨了一句“要是那会儿高中毕业学校也有这样一块小‘水立方’就完美了啊”。突然间,似乎一道闪电划过自己原本平静的内心一般,记忆间重逢的泼墨打翻,尘封多年的情感喷薄而出,脑海只觉有一阵又一阵的绞动与翻滚,曾经的澄池竟那般色彩鲜明地冒了出来:想起了那些年和《澄池》的文字游戏,想起了那些年对澄池的脉脉含情,在澄池的陪衬下,连郡园的形象也逐渐清晰起来。回望着眼前绿树环绕,池水清澈的一勺池,怎能不让人动容那千里之外守护郡园的澄池呢?都说“山水育人情”,如果说此刻的一勺池链接的是我大学时代的满满故事,那么此刻的澄池连接的便是我中学时代的绵绵回忆。一个是对今天的讯时报道,一个是对昨天的跟踪追忆。或许多年以后,当一切都随岁月慢慢沉淀,今昔与昨日终成过往,而我,还能抱着对澄池和一勺池的一份思念,微笑着告诉自己:“看呐,这就是你曾经的青春啊”。

时光荏苒,自己对于幸福的定义也在不断刷新:曾以为等待一场姹紫嫣红的花事,是幸福;曾以为在阳光下和喜欢的人一起筑梦,是幸福;现在看来,能守着一段冷暖交织的光阴渐行渐远,亦是一种幸福。曾经固执地认为幸福离得很远,遥不可及的背后有着无法企及的距离,而此刻,在我提笔记下这些故事的时刻,我是快乐而幸福着的;关于澄池的故事还有很多,而我和澄池的故事也还在继续……

2017年7月2日

Copyright © 1904-2018 湖南省长沙市长郡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24号 电话:0731-85287900
邮编:410002 湘ICP备05007487号  技术支持:拓维教育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