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成长 > 澄池人文堂
【文学采风|远方随感】C1504许泽伦:听雨
来源:C1504    作者:许泽伦    发布时间:2016-10-21    点击率:1362

        慕名至黄果树,观瀑布之奇伟壮丽,兴味正浓时,大雨忽至。——题记
      
当山河壮丽遇上一场暴雨,我却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
      
站在躲雨的小堂边缘阶上,听大大小小的雨点落下,没听出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清脆——这时如果清脆反而扰了人心,那种大小不一的杂乱的声音使我舒服。
      
站在雨的边缘想,是不是没有装饰过的东西,才够纯粹,才够让人舒心,我自顾自点头——该是这样。自然的力量,像瀑布,它能用隆隆震鸣之声给人以磅礴之势,用飞湍瀑流给人以视觉上的冲击,所以它能吸引人们不远万里来尽视听之娱。
      
既然瀑布如此,自然中最常见的雨,当然也有其可以被挖掘的瑰丽。我想起了欧洲的音乐史上有一个最神奇的流派叫偶然主义,它以一首无声的四分三十三秒”——以观众的议论声,鞋的不耐的敲打声,手指敲打椅把的声音等大礼堂中一切能收集的声音组成——为顶峰而终止。但是雨的华尔兹,雨的探戈,雨的狂想曲,哪样不是偶然主义的奇迹?当目视着瓢泼大雨落下,我叹息又一首杰作消失时,几近无人问津。
      
现代科技与自然的力量带给人的美感是同一层次却不一样的,但很多人更愿意选择“modern”,他们却不能领悟到用现代科技记下的美不能取代亲身感受的美,这还是让我有些不甘。
      
伫立良久听雨,却觉有些不能尽兴。于是我撑开长伞,将它尽可能地伸向雨中,任雨打在伞上,于是雨中又多了一种声音,但我并没有如想象中那样对这对于自然之声的破坏感到厌恶,反而感到了一丝欣喜——我觉得自己也进入了雨。然后我愈加放肆,我跨下台阶,在风雨中淋湿了自己的头发和鞋。我却真正听见雨该有的声音。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不反感这些随性的举措。因为当没有人参与到景中时,它永远只是客观的东西,纵然再使人惊艳,却不会产生丝丝缕缕的联系,连接人与景。但当人与景交融,联系就可以让景具象为意境,这才是对于生活的更好感悟方式,让人性释放——是为人文。
      
雨的声音,不该是单调地雨声落地,还要适逢人的惊呼与与乱奔之声,还要有雨打伞面,最好还有一狂客,在雨中恣意。这样了,声音也能具象为意境。
      
最完美的绿茵场,是有人奔驰的绿茵场;最完美的阳光,是有人沐浴的阳光;最完美的雨,有人来人往。

 

Copyright © 1904-2016 湖南省长沙市长郡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24号 电话:0731-85287900
邮编:410002 湘ICP备05007487号  技术支持:拓维教育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