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成长 > 团旗飘扬 > 团情动态
【2019下期国旗下讲话】第二周:代爃榤《老师于我是什么》
来源:长郡中学    作者:长郡中学校团委    发布时间:2019-09-12    点击率:555

可爱的,亲爱的,敬爱的老师们,同学们:

——家——好,大家——秋天好!

我是代爃榤,来自1820班。今天我发言的主题是:老师于我是什么。

我们可以把老师比作什么?老师像园丁,像蜡烛,像太阳,像明灯……诸如此类,举不胜举,在教师节即将到来的今天,我想用一个很特别的比喻来表达我对老师的赞美——老师像树干。

暑假我们澄池文学社的同学“无问西东”,重走了一趟西南联大之路,对此感受颇深。

西南联大历史学系学生姚秀彦在《永远怀念西南联大》中写道:“师生之间,亲若父子家人。到老师家吃饭、打桥牌、整理书籍,是常有的事。八年之中,书读不好而自动退学的学生间或有之,但从未看到记过、开除、勒令退学诸布告,做老师的对学生,正如春风化雨,关心爱护唯恐不及,又怎么忍心再伤害他们呢?”在西南联大,学生也非常敬重热爱自己的老师。学生想到老师上课辛苦,常常会在上课时为老师准备一杯清水给他们解渴;因为担心老师吸入过量的粉笔灰对身体不好,学生都十分主动擦黑板——师生日常相处的点点滴滴,犹如家人亲友一般。

树叶飒飒,随风摇摆,宛如向树干表达自己的心绪——师生之间亦师亦友甚至家人般的关系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师生之情。

在西南联大,老师对学生提出的质疑大都能表示尊重。即使观点不同,老师也能客观面对,不会出现以老师的权威压学生,而学生不敢质疑的局面。联大学生刘绪贻回忆说:“联大时,曾有学生对某位教授的观点存在不同看法,该生为了坚持自己的观点,竟然不愿听这位教授讲课,甚至不惜放弃所修学分。但是这件事的结果是,教授只让这名学生期末时上交一份课程论文,若论文合格,就算他修完课程。没想到该生在期末时写了一篇质疑教授观点的论文,却因为写得不错,拿到了高分。”联大的陈省身先生说:“我们在西南联大就不分教授与学生,有的学生很好的,跟教授一样,见面就随便谈谈,平起平坐的。”

树干汲取地底的营养给树叶,树叶也可以转化光能为树干提供养料。师生平等互助的相处模式,并不拘泥于各自的身份,也不苛责于彼此的情面。

北大研究所的研究生李荣君在西南联大就学期间,对“等韵问题”很有自己的想法,沈有鼎先生经常去学生宿舍找他探讨,而且这种探讨是“带点求教味道的”。沈有鼎先生当时是逻辑学方面的专家,但却很愿意与学生交流切磋,没有一点学术名师的架子。这种与学生互相学习论辩的现象,在当时讲究师道尊严的年代是难能可贵的,正如《礼记》中有言:教学相长也。

树干为树叶增加高度,树叶为树干增添灵动。韩愈的“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这样的理想画面在西南联大并不罕见,至今还令人感喟不已。

诗人艾青在写于1978年的长诗《光的赞歌》中这样开篇:“每个人的一生,不论聪明还是愚蠢,不论幸福还是不幸,只要他一离开母体,就睁着眼睛追求光明。”教育是一个国家的光明。国立西南联大成立后,梅贻琦、蒋梦麟、闻一多、刘文典等知名学者教授刚毅坚卓,奋力图存,辗转在西南边陲整整八年,给中国教育史抹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们知道西南联大有汪曾祺、杨振宁等一批杰出人才的涌现,却不曾在意他们身边有一群高举火把照亮前路的先生们。梅贻琦先生曾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郁达夫在纪念鲁迅大会上也曾说:“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一个有英雄却不知敬重爱惜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 。”说到这里,我想同学们应该懂得我此时此刻最终想表达的意思,我们身处这个拥有115年历史的学府,我们拥有无数高举火把的先生们,我们何其有幸,而我们更应该有敬——敬我们至亲至爱的师长们,无论九月,无论何时;无论郡园,无论何地!

今天我终于懂得了教师节为什么不在阳春三月,也不在盛夏时光,更不在寒冬腊月,而设定在金秋送爽,丹桂飘香的九月。秋天来了,我们不必沉浸在“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的怅惘中,也不必沉沦在“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的忧伤中,秋天,更应该领受“万类霜天竞自由”的赞美。九月,是万物沉静的时节,也是灵魂静谧的时刻,老去的枯叶与新生的种子交替,树叶虽然早已更替,树干的灵魂却是一脉相承。

梧桐一叶而天下知秋的九月,让我们从自然的传世薪火中感受师生之情的万古流芳。

谢谢大家。


Copyright © 1904-2018 长沙市长郡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24号 电话:0731-85287900
邮编:410002 湘ICP备18016640号-1  技术支持:拓维教育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