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成长 > 团旗飘扬 > 风华社团
长郡中学哲学社举行Y论坛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5-15    点击率:1145
    不久前,当我们知道人类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时,我们在想什么?或许我们感到不解,感到恐惧,因为这种未知,是一种对人类的挑战。424日,新成立的哲学社在办公楼四楼会议室成功开展了第一次Y论坛。本次主题为人类基因编辑,心忧天下的的长郡学子围绕它的道德伦理问题、实施阻力以及可能影响展开了热烈讨论。

    参与讨论的有五位主要发言人,1721段天媛张辰蔓、1719刘亚妮、1707邹浩东,论坛发起人、主持人1720曾麟茜,以及40高一高二的学生。首先,我们由马特威尔西和他患重病的女儿格蕾丝的事例引出了第一个主体:持我编辑我的孩子,不存在伦理问题观点的一些父母,接着讨论胎儿权利与父母权利的冲突、基因编辑对社会和人类的义务、社会是否也对基因编辑有义务(社会是否有义务减少Lottery of Birth带来的不公正)等问题,在各主体的角色上基本达到共识。

如果要允许基因编辑,是任何性状都可以被允许来被编辑的吗?刘亚妮提出会导致婴儿一出生就死亡的基因应当被去除(在技术完善的情况下),但是肥胖基因呢?聋哑基因呢?控制眼睛颜色,身材的基因呢?就能与不能的界限应该划在哪里这一问题,同学们莫衷一是。以段天媛、李铭锐为首的部分同学提出应当由政府决定,因为政府具有强制力,且较之胎儿父母科学家等显得更为理性。

    主持人在讨论中引入了“Lottery of Birth”“无知的面纱、老子的相反相成等哲学概念。电影院效应为我们提供新的视角。戴也萍提出,即使第一个站起来的人是侏儒,却依然挡到后排观众,电影院效应会发生,无一获益,所以第一个人的口子就不能开,因为你在电影院就要遵守电影院的规矩。李铭锐反驳说,口子应该开以促进科学进步,失控不必发生只要政府强制力持续有效。

    在是否应当编辑胎儿的导致残疾的基因上,同学们从一开始的普遍认为应当编辑,到普遍认为不应如此莽撞。我们需要改变的不是残疾人的基因,而是社会对残疾人的看法和态度;不是要营造一个更加苛刻的社会环境,而是要让社会更加包容。没有人可以决定一个生命的优劣,优生学思想曾造成的灾难人皆知之。任若梅的论证给全场留下深刻印象:糖尿病和高血压,在日常生活中或许弊大于利,但是在极端情况下可能一个使人更耐饿,一个使人更耐寒。没有人能遇见未来的自然环境将如何变化。

    我们讨论的人类基因编辑问题,由于一系列的风险,官方层面目前对它持谨慎态度,但我们对于它的讨论和探究已经迫在眉睫。因为人类基因组不是任何一个文明、 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所有物,更不是只属于科学,而是属于全人类,和全人类的各个领域。科技不应该是科学家用勺子喂到我们嘴里的东西,没有一群人有权利为所有人做决定。所以我们要倡议一个更广泛的社会性的讨论,鼓励每个人加入到真诚的讨论中来,我们需要听到更多人的不同的声音,因为这不是少数人的世界,这是我们共同的世界。




Copyright © 1904-2018 长沙市长郡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24号 电话:0731-85287900
邮编:410002 湘ICP备05007487号  技术支持:拓维教育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