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师发展 > 教坛物语
【智慧】杨葵:亲爱的少年,慢慢长
来源:长郡中学    作者:长郡中学    发布时间:2015-05-12    点击率:3268

点击查看原文:【教坛物语|教育的智慧】杨葵:亲爱的少年,慢慢长


他叫刘杨。

开学第一天点名,因他的名字与“浏阳”、“留洋”同音,引得同学们哄堂大笑。我抬起头,看了看这个满面通红的少年,腼腆得很,从此便记住了他。

刚开学时,最让我头疼的,莫过于男生寝室的就寝纪律。一群十五、六岁的少年,踏入高中的新鲜感和兴奋感不断发酵,哪怕在晚就寝时依然不肯卸下浮躁,吵吵闹闹,不得安静。生活老师抓住典型就往我这里送,几个“刺儿头”在成功被“移送”,接受小惩戒后,变安静了许多。

那时,我想,男生寝室中的这许多个少年,刘杨是决不会在寝室吵闹的,因为他实在是够文静、够害羞。加上过了几天,他居然在化学奥赛班的选拔考试中脱颖而出,我更坚定了想法:他不仅安静内敛,还够优秀!他一定会是一个很听话的学生。

大约是开学后的第三周周日,我一早就接到生活老师的电话,欧老师在电话里十分生气地罗列刘杨的“罪状”,一遍又一遍,听起来实在让人觉得罪不可恕。挂了电话,带着诧异和气愤,我匆忙赶到学校,在学生公寓找不见他,只遇见了欧老师。欧老师于是又向我再一次罗列了他的“罪状”:晚就寝熄灯后,打开手机高声播放音乐,生活老师提醒后,依然我行我素,最后公然大声顶撞,言之凿凿,振振有词。最后还居然冲进生活老师办公室理论一番,又扬长而去。

这样看来,刘杨竟是一个“双面派”,在班主任面前,乖巧听话;在生活老师面前,却忤逆顶撞。这怎么了得!我带着十万分的怒火冲到教室,他果真在。一个人低着头,对着一张白纸。我走近一看,白纸上写着三个字:杨老师。大约是要给我写检讨书,检讨词还在酝酿中。在我还没有“讨伐”他之前,他竟就有了一份悔过之心,如此看来,我还没有欧老师所说那般十恶不赦,于是我的火气也平息了几分。

我还没开口,他的眼泪就“吧吧”往下掉,这还是欧老师说的那个横冲直撞、戾气满怀的少年吗?我不禁疑惑。少年的眼泪滴在那张写着“杨老师”的检讨书上,渲染开来。冒冒失失犯了错的少年啊,是如此地惶恐不安,如此地渴望能有一个改正错误的出口。我看着眼前这张稚嫩的脸,我该怎样给他一个出口?

我不知道在我去教室前,这个少年内心经过了怎样的挣扎和改悔,但我知道他一定不愿意再听一遍训斥。

平静下来,我开口道:“从开学以来,你就是杨老师的骄傲,你和同学一起默默地把楼下的玻璃渣子扫掉、你上课睁着大大的眼认真听老师的课、你成为为数不多考进化学竞赛班的学生……你拥有这么多美好的品质,可是,今天,你让我不再骄傲。你犯了一些错,我很欣慰,在我还没有开口之前,你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在检讨。现在你不用检讨,你跟我走。”

我带他到欧老师面前,自己首先道歉:“我的学生熄灯后用手机,我有错,我以后一定重点强调;我的学生顶撞你,是他的错,请给他改正错误的机会,他在寝室会慢慢越来越好。”

我首先承认错误,再看看他,他突然对着欧老师90度鞠躬,大声说了句:“对不起!是我的错。请给我机会改正。”

那一刻,我百感交集,哪里会有罪不可恕的学生呢?哪一个人不是一步一步慢慢成长而来,每一步都有可能犯错,对于一个少年,也是如此呀!

一个少年的成长需要多少时间?三年或者更漫长的时间?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在此后的时间里,有许多次,欧老师见我一次,必夸一次刘杨。

我还知道,校庆头一天,班里所有同学都走了,他来问我:“杨老师,我能不能在你的办公室再看一会儿书?”这一看,就看到了晚上11点。

我还知道,班级值勤前的那晚,他主动跑过来分担我的工作:“杨老师,宣传海报的设计我可以帮忙的。”

……

就是这么一个少年,让我明白身教远大于言传,更让我明白,学生的犯错只是一时,而成长却是漫长的过程。在这漫长的时间中,唯有以耐心和智慧相授,方能静待花开。


Copyright © 1904-2016 湖南省长沙市长郡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24号 电话:0731-85287900
邮编:410002 湘ICP备05007487号  技术支持:拓维教育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