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师发展 > 教坛物语
【智慧】杨军:花花草草里的教育智慧
来源:    作者:杨 军    发布时间:2014-04-09    点击率:9385

长郡中学“教育的智慧”系列案例

 

花花草草里的教育智慧

杨 军

五六年前的植树节那天,出于应景和“教育”孩子的目的,买了一株茶花苗回家,一家人一起将之种在花盆里并安放在楼顶。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养花种草,所以种下茶花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看苗、浇水、松土也还殷勤,主要原因依然是拉着女儿一起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往楼顶跑的次数多了,不知不觉和这株植物建立了一种不浓不淡的感情,时不时地会牵挂着她的长势。慢慢地,家里的植物种类和数量多了起来,养花饴草成了生活的一部分,装扮居室、养眼静心的同时,这些花花草草帮助我领会了不少的教育智慧。

 

茶花里的智慧

当步行街和沿江大道两侧的茶花开得满树妖娆之时,楼顶上的那株小苗儿仍只可见三五个透出点红意的、裹得严严实实的花苞,想必这株五、六十公分高的苗儿此年是不会花开有声了。直到某一天,枝桠间忽然钻出了一、二十个花苞。我和孩子都欣喜至极,每天中午放学回家都直奔楼顶看花儿开了没有。花苞渐渐丰满,花朵呼之欲出了。我和女儿一次次数着花苞的数量,并讨论、猜测着哪朵花会最先开。我们的意见难得一致,于是我拿来一支笔,在花苞旁的树叶上标注好十个序号,以证明花朵次第开放的顺序。女儿对我的预测颇有点不屑,我却信心百倍:花苞的大小、苞尖红色花瓣的可见度都那么明显了,我可以好好给女儿上一节生动的关于“细心观察”的课了。之后数日花苞依然无啥变化。花开无声,某天,两朵茶花就绽放在枝头了:层层叠叠的花瓣完完全全地伸展开来,纹路细腻、花容柔嫩,与步行街里的茶花截然不同。更让我讶异的是:开花的是标号为57的花苞,12依旧是瞬间就要喷薄的状态。女儿好生嘲笑了我一番,我也颇为困惑:显而易见的花苞形状,结果怎会如此出乎意料?后来这株茶花共计开了近50朵花,花儿都开得随心所欲、自由自在,根本没依循我所谓的“应该”的顺序。这株小苗儿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勿以“当下”来妄估“将来”!

回想自己所从事的教书之职,不也常常以几次考试成绩来预测学生的未来吗?我们尤其是班主任总是爱将学生的考试成绩一次次累计、排序,涨涨跌跌的“股票行情”里,学生们一次又一次地被分层。茶花开过之后,我真正开始厌恶这种“炒成绩”的做法,也开始说服自己、说服学生看淡排名,只求过程中的竭尽全力。当下很普通的孩子,谁说他的未来就一定不及当下出色的同学呢?更何况关于成功本来就没有一个唯一的标准,我以为活得有滋有味、自得其乐就是生活的全部。若我们和每一个孩子都能在“不怕不悔”的状态里生活该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呀。

 

仙人掌里的智慧

孩子的姑姑在金洲大道旁看到几簇恣意开着黄色花朵的仙人掌,便挖了两蔸种在窗台上。仙人掌真是生命力极其旺盛,即使是夏日炎炎,也迅速在窗台上蔓延,沿着护窗的底格铺陈开来占据约有一米半的地盘。看它们随性无形、大大咧咧的摸样,心想要是将之牵引、塑造成一定形状,那窗台上的花朵岂不可摇曳成景?于是翻箱倒柜找出一截绿色的丝带,将之裁剪、编织成麻花绳,再小心翼翼地躲避着仙人掌上短短的刺丛,将横长的仙人掌吊起来挂在护窗上,希望牵引着它长成一棵仙人树。无论我怎样谨慎,还是有三四节仙人掌被折断掉下窗沿。颇费了一番周折,才将它固定到纵向的护窗上。大功告成,便期待着仙人树繁花锦簇的美妙了。约摸一周之后再去看时,却发现仙人掌被牵引的部分苦着一张脸,皱皱巴巴的,一副生闷气的样子,再仔细一看,又有几节仙人掌掉落在楼下的遮阳棚上了——花没开,仙人掌也老了许多。仍旧不甘心,相信适应期后,它会转为生机勃勃,于是便继续等候。再过一段时间,情况更不妙了,好几节仙人掌都蔫了。我的奋斗只好以剪断丝带,让仙人掌躺下而告终。再后来,花又开了!

仙人掌让我明白了一件事:当牵引、修剪不适合一种植物时,无论是怎样的满怀期待,甚至冠之以美和爱的名义,这种牵引都是摧残与破坏。没有一个孩子是相同的,没有哪个孩子是可以“克隆”的,我们不该以心中认定的、“能走向成功”的标准去约束、捆绑每一个不同形态的孩子。有时我们的“爱”和“指引”会狭隘,小心湮没了别样生命形态中的真正的美。给不同生活状态的孩子多一份包容、多一份自由,生命应该会因多姿而多彩的。我告诫自己:别用一、两种标准去框定所有的孩子!好老师应该能帮助每个孩子知晓塑造更美自己的方向和途径。而在通往更美的路上,老师应该是令人信赖的、永不缺席的、卓有成效的扶持者,而不是指挥官、号令者、评判者。老师不是只可听从的权威,他/她是一个温和的声音、一双仰望孩子的眼睛。

 

小红花里的智慧

一盆叫不出名字的开小红花的植物从路边挖回来移植后不久就枯败了,成了一小堆随时都可能被太阳点燃的乱草。浇水时,若还剩下一点,仍会随手倒在花盆中,以免盆中的土壤板结无法栽种其它的花花草草了。半年后的某一天,盆里钻出点点绿意,心想又是哪里飘来的什么种子发芽了。浇水时也会淋一点给那几根小草。直到一天,那一簇绿草中开出一朵红花,一朵与半年前一模一样的小花!再接着就是三朵、五朵、十朵……花儿又活了!想想有的孩子现在顽劣、愚钝,屡教不改、屡教不会,若我们内心认定每个孩子都会不同程度地体会到生活的意义、拥有属于自己的快乐,而且持续不断地给与一两句由衷的鼓励,那每个孩子是不是都终会有绽放自己最美的花容的一天?

打理花草的过程中,我渐渐悟到了“教师”与“园丁”这一比喻里的内涵。家住顶层,在“火炉”长沙,夏季即使是在早晨给花草浇水,也会最真切地感受到太阳的威力,所以浇水时会尽量加快速度,一瓢水猛然一倒便了事,可是大部分的水都会因来不及渗透到土壤中而流到花盆外,白白浪费了。若想浇透一盆花,就只能一次少浇一点,而且速度要慢,让水慢慢地浸润。唯有如此,才能保证烈日炙烤下的花草安然度夏。我们要传授给孩子们的知识、要传递给孩子们的关爱,不就如同这水一般吗?有时我们觉得有些孩子不够聪慧,觉得自己的用心付出没有等量的回应,其实,有没有可能是我们浇灌得太猛烈,爱得太沉重呢?假期里在一本书上读到初一的孩子晓琴写给妈妈的14条建议,其一为“因为我是菊花,所以请别让我在夏天开花;因为我是白杨,所以请别指望从我身上摘下松子。”学生们就是在萌芽和生长状态里的生命,我希望自己能练就一双慧眼辨析出他们的本真,给与他们不同的养料和护理,让他们体会到花开即是美,那百合花、牵牛花都可在不同的季节里开出玫瑰、牡丹一样的精彩和美丽。每天世界的每个角落里都会有动人的花开,生活有不同的模样,种种皆有可能成风景,不是吗?

   教育有太多的智慧,我就将一名小学生作文的几句话作为我的教育追求之一吧:“我希望老师像导游……而不像园丁,修剪掉我们不听话的枝丫,最终让我们长成了只会听话的植物。”在文殊菩萨眼中天下无不是“药”的草,百草寂寂,它们等待着遇到神农或者文殊。倘若我们潜心修行,渡人的同时也就自渡了。

Copyright © 1904-2018 长沙市长郡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24号 电话:0731-85287900
邮编:410002 湘ICP备18016640号-1  技术支持:拓维教育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