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师发展 > 教坛物语
【智慧】杨新国:如苏东坡一样释怀
来源:长郡中学    作者:杨新国    发布时间:2014-04-09    点击率:8448

长郡中学“教育的智慧”系列案例

 

如苏东坡一样释怀

杨新国

罗崇敏《教育的智慧》一书中说:“教育是发展人的生命、生存和生活,促进人类文明进步的社会活动过程,这一活动过程中,处处贯穿着教育智慧。”

下面我与大家分享我的一次课堂体验。

一天上课,我给学生讲解苏轼的《临江仙·送钱穆父》一词:

临江仙·送钱穆父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樽前不用翠眉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分析词中如何体现苏轼达观的人生态度。讲得正起劲的时候,一个声音从教室后面靠北窗的地方飘来,好像对面高楼上传来的“游丝”,渺远却清晰:“他倒是蛮放得下啊!”刹那间,全班的眼光刷刷刷地直指向这个声音发出的地方;一二秒钟后,大家转而都看着我――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静得有点可怕。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讲课,被台下的眼光逼得也有点晕。但我的脑袋也在这二三秒钟里快速转动着:这个学生平时表现不错,最近因为月考不理想,正与家长闹别扭,可能心里郁闷、压抑得很,才由此“插嘴”。怎么办?

俄国教育家乌申斯基说:“不论教育者是怎样的研究教育理论,如果他没有教育机智,他不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教育实践者。”想到这,我当机立断,干脆“顺手牵羊”,因势利导,给学生讲讲苏轼是如何在一贬再贬的生活中“放得下”,如何在“逆旅”中释放郁闷的!加上我个人很喜欢苏轼的词,仅关于他的传记我就读过三本,尤其对林语堂在法国用英语写的《苏东坡传》印象深刻(当然我读的是中文版的)。于是,我顺势给同学们讲起苏东坡来――

苏轼在政治上是个保守派,所以王安石变法,他不赞成新法,“乌台诗案”后被贬黄州;变法失败,保守派司马光掌权,老苏该高兴了吧?可是苏大学士又皱着眉头说:我觉得新法也不错!于是被外放到英州。无论王安石当政还是司马光掌权,苏轼都被贬来贬去:从黄州,到杭州、颍州、扬州,从英州,到惠州、儋州、常州,“公费旅游”了大半个中国,不郁闷?假的!大家回忆一下《念奴娇·赤壁怀古》就得知(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更甚的是,原本朝廷大员的他,落难后连朋友都躲得远远的,苏轼心中的苦闷啊可想而知!但他是如何释放这“千古难逢”的郁闷之情的呢?

每个人在忧郁和愁闷的时候都需要释放。有人选择借酒浇愁,有人选择大声呐喊,有人选择大哭一场……而苏东坡选择了将郁闷与不幸诉诸笔端――让自己身处逆境的心情释放在诗文中,宣泄于字里行间,因而面对贬谪能够达观、释怀,还留下了大量不朽的作品。我给大家举两例。

元丰五年的某一天,苏轼一行人正走在黄州沙湖道上,突然一场狂风暴雨铺天盖地而来,大家赶紧躲进竹林。但风雨无情,穿林打叶,很快个个都被淋成了落汤鸡。正当大家倍感狼狈时,东坡却脚着芒鞋,手持竹杖,吟啸徐行,似乎浑然不觉,好像这场暴风雨只是让才喝完酒的他清醒了一点而已。于是挥毫泼墨,一首《定风波》落笔而成: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词中“一蓑烟雨任平生”释放的不仅仅是对自然风雨的感受,更是对人生风雨的无畏无惧。想想,那些郁闷还算得了什么呢?即使郁闷、压抑,用文字一宣泄,心情肯定也会舒畅多了。

再看他的另一首《临江仙》: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苏东坡曾自酿蜜酒,酒量不大但好客,“夜饮东坡醒复醉”,一喝就醉,醉了又喝,以至回家“归来仿佛三更”,家里的一个童仆都“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没办法只好“倚杖听江声”,在江边呆了半夜。你看,他醉复醒,让心情驰骋;深夜归来,敲门不应,坦然处之;静夜独坐,沉思半宿,豁然有悟,“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既然自己身处逆旅,就当全身远祸,尽情欣赏这“夜阑风静縠纹平”的美好景致吧。于是唱道“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他要趁此良辰美景,驾一叶扁舟,任意东西,将自己融化于大自然之中。

大家看,苏轼的词就是如此真挚而平易。我们也可以学学苏东坡,可以在自己博客上、微博上、随笔本上随时随意释放心情,将自己的不快和真挚的感情涂鸦在笔墨之上。郁闷都留存在了身心之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我们学习、生活中会时常有些挫折、困难,但比较下苏轼的遭遇,那点挫折算得了什么啊?即使算,也应该借鉴苏学士这种释放情绪的方式,找一个宣泄的窗口,让自己走出阴霾,收拾心情,轻装上阵。

在学生的好奇、期待中,我讲完了这堂课。

有人质疑:这节课不是只解决了一个“插嘴”的问题、变成了一堂思想教育课吗?是的,这确实是一堂思想教育课;但,又何尝不是一堂语文课?我给学生讲了好几首苏轼的词啊。一举两得,何乐不为!有时,适当地抓住教育时机,远比刻意的、事先安排的教育的效果好得多。记得那个星期,有好些个学生在随笔本上“发泄”了心中的诸多情绪,抒写下了自己的真情实感。我在他们的随笔本上留言交流,并画上一个QQ笑脸。我们心照不宣。

美国教育研究协会会长、教育家布鲁姆在《教育评价》一书中说:“人们无法预料教学所产生的成果的全部范围。没有预料不到的成果,教学也就不成为一种艺术了”。

――这次课堂体验算也许对我们大家都会有一些启发吧。

 
Copyright © 1904-2018 长沙市长郡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24号 电话:0731-85287900
邮编:410002 湘ICP备18016640号-1  技术支持:拓维教育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