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师发展 > 教坛物语
【随笔】钟建军:参差杨柳如是庄
来源:长郡中学    作者:钟建军    发布时间:2014-05-07    点击率:1428

点击查看原文:【教师物语】钟建军:参差杨柳如是庄




参差杨柳如是庄

钟建军

湘阴县城这些年流行起了吃螃蟹,优哉游哉地往秋风袅袅的鹤龙湖湖中心竹排上一坐,且就着当地人极爱的文星谷酒,一口蟹肉一口烈酒地抿完,下一道程序便是吃一碗讲究的芝麻姜盐豆子茶。本地风俗最是好客,客人刚进门,笑容可掬的主妇便麻利地将茶叶与少量食盐放入黑漆漆的瓦罐内,用啵啵的滚开水冲泡,随后加入擂碎的生姜和炒熟的黄豆或黑豆并芝麻敬客,随喝随添,喝得客人大汗淋漓,才算礼到。芝麻姜盐豆子茶四季皆宜,夏清暑解热,冬祛寒去风,健脾开胃,益气怡神。酽茶里洋溢出生姜的火辣、芝麻的香甜、豆子的清爽、茶叶的解渴,同行的老杨不声不响间,一口气就连干了几大碗。



我之所以对喝茶的过程如此刻骨铭心且不厌其烦絮絮叨叨,是因为这么令人饕餮的芝麻姜盐豆子茶并不是在鹤龙湖喝的,喝的地点是在离湖三十公里开外偏僻而美丽的柳庄。才品完最后一只螃蟹脚,老家湘阴的同事老杨就开始游说大家同意他的想法——去柳庄喝正宗的芝麻姜盐豆子茶。“那里是左文襄公的老家咧。”老杨同志如是说。当他讲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发现大家其实是并不需要游说的。来的人对都市尘烟无不腻厌到了极限,有这么一块世外桃源暂且容身,何乐而不为!



一路颠簸,青山绿水间的柳庄终于像传说中的隐者现身在我们面前,几台中高级轿车的到来竟然没有引起任何一丝躁动。售票窗口写着票价30元。暖暖斜照下,坐在门口的老人依然安详地抽他那泛着古铜色的水烟袋,脸上淡淡的微笑和从容起身的动作显现出柳庄人的见多识广,看惯红尘的老人其实就是柳庄精灵的化身,一切都在静谧不言中!



说实话,进到柳庄里面游历周匝,大家并没有见到多少真正属于左宗棠的遗物。房子是近年翻修的,里面的许多物事也不尽然是左公的遗产。唯一有些年份的一架寿屏,而主人翁却是湘阴另一位大员郭嵩焘。但门前承载过左文襄公生活的那口山塘,应该依然还是一百多年前的格局。“君如乡梦依稀候,应喜家山在眼前”,诒端夫人一定带着儿女在塘前迎候过风尘仆仆从安化小淹赶回来的丈夫;见证过左公喜怒哀愁的山峦田地,应该依旧保留着他们不二的原样。“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左公在新疆伊犁赞赏这句诗的时候,一定会依稀记得老家门傍的参差杨柳,丰富农庄;还有那悄悄爬在明净夜空中的月亮,应该也一如百多年前勾起左文襄公无限乡思的圣洁,痴痴地注视着眼下这块生成伟人的乡里田庄。“柳庄一十二梅树,腊后春前花满枝。大雪湘江归卧晚,幽怀定许山妻知”。



静影沉璧月半空。柳庄明月,犹如左文襄公的为人:高风亮节,耿直无瑕。凡是有照相机的人都呆不住了,各自找角度,又忙乎了半个小时。这时不知从哪里来了一条小黄狗,跟着我们奔前跑后,一声不吭,小尾巴却摇得拨浪鼓似的欢快。深秋乡下的夜晚,温度比城市里起码低四五度,可没有人觉得冷,谁都恨不得把左府前后左右的夜景全部收入相机之中。后来我们才发现这一堆人中独不见了老杨,原来他又到旁边的农妇家讨要豆子茶喝去了,等他回来时小狗居然生气地大叫起来,旺旺旺旺,我们就在一旁乐呵呵地笑话老杨不近狗情。



回家的路上,竟下起了毛毛雨。沿岳麓山下的湘江堤岸迤逦而行,远远地又看到了那座熟悉的青铜雕塑:一条小舢板,船舱上一位老人坐着,另一位器宇轩昂的年轻人双手抱胸站立。



我猛然想起,这是林则徐与左宗棠著名的湘江夜话。那个36岁了还只是“湘上农人”的布衣左宗棠,在飘着雪花的一叶扁舟上,与名满天下的两广总督林则徐通宵对答,那个烧碳的暖炉边不知演绎的是怎样的一个经典。一个是忧国忧民不耻下问地问计,一个是心怀报国理想满腹才华的读书人不卑不亢沉着畅述。有些暗淡的昏黄路灯下,细雨打在林、左二公的身上,我竟感觉到丝许的悲壮。左宗棠,就这样告别了他爱着的柳庄,被阅人无数的林公惊为天人推荐给了国家出山为官。是啊,他本来是想将柳庄经营成一个世外桃源的,躬耕垅亩,“拟长为农夫没世”,殊不料东方发白,曙鼓频敲,一夜的交流便改变了他的命运。相识系于缘,相知系于诚,两位巨人匆匆一遇,无意间埋下多少历史的定数。“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书万卷,神交古人。”其实柳庄的那副楹联已经很好地解读了这一切呵。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2013年11月12日



Copyright © 1904-2018 湖南省长沙市长郡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24号 电话:0731-85287900
邮编:410002 湘ICP备05007487号  技术支持:拓维教育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