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师发展 > 教坛物语
【拾贝】谭艺琼:《琵琶行》后的音乐感悟——有没有那么一首歌
来源:长郡中学    作者:谭艺琼    发布时间:2014-05-14    点击率:1748

点击查看原文:【教坛拾贝】谭艺琼:《琵琶行》后的音乐感悟——有没有那么一首歌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

学完《琵琶行》之后,给学生布置了一个随笔任务:回忆自己最喜欢的音乐,学习《琵琶行》中对音乐的描写,试着用文字把感受写出来。标题就叫《有没有那么一首歌》。音乐的感染力是无穷的,学生的创造力也是无尽的。古今中外,名曲潮歌,都有细腻的文字表达。可以让读者享受一场盛大的音乐盛宴。(谭艺琼老师)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很想念;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假装听不见;

听了又掉眼泪,却按不下停止键;

多少个夜就这样开着灯走到另一个夜……

——李


我在毕业前曾对非常要好的朋友唱过这首歌,并未唱歌词,只是咿咿呀呀地哼着,她跟我一起回家,安静得如同以往的每一个黄昏。她并不知道,我是在向她道别。

在搬家的前一天晚上,曾在歌声快响起时下楼去寻找那个唱歌的人,我不知道那个人是那个牵着孩子的叔叔,那个一个人坐在长椅上看月亮的伯伯,还是那个坐在街边的乞丐。而我突然觉得是谁唱得真的不重要了,因为整个世界都像是在告别。于是,我哼着那首歌,转身上了楼,那歌声又响起了,我停下,却终究没有回头。

——汪斯瑶《三套车》


她的声音与众不同,有着不同的质感与清爽。随着她的声音,随着音乐的节奏,我仿佛看到不远处春暖花开的情景,一大片的薰衣草在阳光下,汇成紫色的海洋,光与影交织而成的画。

——陈洁《和你一样》


把自然融入钢琴架上每一个细胞里,让死亡的红木重新拥有生命,拥有令人向往的清澈。

每一片雪花,每一缕阳光,每一汪清泉,每一面湖泊,每一个森林,每一片土地,都是那音乐的主角,它们自由的,和谐的,清新的,任意的,接近完美的在曲谱上追逐嬉戏着,去证明它们生命的存在。

——易婧莹《班得瑞》


曲子在钢琴声中拉开了帷幕,轻柔得如同摇晃中的记忆。昏暗的欧洲小巷,泛黄的墙壁,模糊地出现在眼前,接着小提琴拉响了,视野似乎转向了天空,很灰,乌云密布但却大得令人孤独。有柔风吹过,并不清爽,有些逢场作戏的随意感。街上似乎开始有了行人、马车,但他们并不说话,这画面比先前有了生活气息,但不是鲜艳的,而是忧郁的、黑白的。低回婉转,掠过你的心间,让你呼吸困难,当你想再转身寻它时,已无处可觅。……

——钟漪琪《忧郁的星期天》

欢快的节奏,跳跃的情感,连贯的语言,紧促的旋律。似乎是小河里的水流开了,平原上的马跑开了,夏天里的雨下开了,树上的鸟儿叫开了。一开了,便收不住,还使你不敢闭眼,生怕一闭眼便错过了什么似的。音乐的畅快,使人心也变得畅快。

——李峥哲《 Just one last dance》


不是投石于水涟漪渐开,不是太阳温柔地射向大地,更不是湿润的春风拂过柳枝,而是汹涌澎湃的大潮随悬崖猛冲而砸下,以千军万马之势开始了第一个音符。

——刘肖蕾《C小调练习曲》

第二部分由二胡奏出新的旋律。大量的短音和充满悲伤的长音体现着吉普赛人内心的不安。特别是那缠绵的长音,似乎是在将一幅画卷缓缓展开,吉普赛人在充满艰辛的长途跋涉中饱受欺压与凌辱。而那滑音,犹如听到了低沉的哭泣,也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内心的悲伤。

——胥思伟《流浪者之歌》

古筝独奏曲很多……一曲一个故事,一曲一段深情。我最爱那一首《渔舟唱晚》。

渔船回港,渔夫唱着歌,载着满满一船收获。夕阳西下,晚霞斑斓,渔歌四起,渔夫满载丰收的喜悦。如此具象的情景,如何用抽象的事物来描绘呢?古筝偏偏能印拓得恰到好处,是印拓,以至分毫不差。

渐渐西沉的夕阳,缓缓移动的帆影,轻轻歌唱的渔民……舒缓的曲调,指尖在弦上流连,欲走还休,慵懒却轻盈。眼前展开的画卷里,是夕阳映照万顷碧波的画面。金色的褶皱推着小船向前,顺流的渔舟即使沉甸甸地满载着货物,也显得轻盈。渔夫慵懒而闲适,偶尔划拉几下木桨,心满意足地看着满船的货物,在夕阳的余晖下向着家的方向行进……

——孙紫嫣《渔舟唱晚》


尽管这个旋律对每个人来说都很熟悉,但却能带给我们无尽的遐想,每一个音符仿佛都经过了夕阳的点染,闪烁着光芒。

——孟娜《梁祝》


林夕曾说,每一个人都曾生活在回忆中。

的确,每一个人都曾有过去,每个人都有不愿让人触及的伤疤。可是,太多的人都太过于执着于过去,或执着于过去的失败而始终看不开,放不下。

就好似看富士山,爱富士山一样。

也就好像你喜欢一个人或执着于一件事,就好比你喜欢富士山,你可以看到它,但不能搬走它。你有什么方法可以移动一座富士山,回答是,你自己走过去。很多东西都是如此,逛过就已经足够。

可是试问又有几个人能看透。

逛过,体会过,就足够。不用过分地沉溺于其中。胜利也好,生活也罢。只有看开才是救心圈。

——李心怡《富士山下》

论意境,《青花瓷》宛如一出烟雨朦胧的江南水墨山水,水云萌动之间依稀可见伊人白衣飘飘裙带纷飞;

论词句,《青花瓷》却是一幅笔端蕴秀临窗写就的素心笺,走笔曲折只因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论曲调,《青花瓷》仿佛微风中静静流淌石上的山泉溪涧,清冷透亮而又蜿蜒回环似有不尽之意。

这三者叠加在一起,《青花瓷》一曲正如其名,恰似那“自顾自美丽”的青瓷极品,洗尽铅华,古朴典雅,清新流畅。

——李金龙《青花瓷》

圣洁是这首歌金黄的主柱,但是悲伤,或者应该说是悲哀,却是缠绕在柱子上一圈一圈,永无止境的黑色丝带,是的,悲哀,望不到头的悲哀,透不过气的悲哀,令人落泪的悲哀,与无力挣扎的悲哀。

——谭艺青《lilium(妖精的旋律)》

听着这个曲子,我似乎来到了中世纪苏格兰肥美的草原,绵羊如云般洁白,勤劳的姑娘在采摘着鲜果,勇士已吹着风笛荣归故里,他们正用真心经营着令自己心醉的爱情。

……

只要你听着这曲子,不论是走在喧嚣的街头雨巷,还是走在安静的田垄乡径,你都会停下脚步,放下手中的活,似乎感到上帝正向人们招手,让每个人都走进伊甸园去沐浴爱的阳光。

——张璋《斯卡布罗集市》

长长的静寂,悄无声息,留以人无限的遐想,似在等待月光的再次起舞。轻快的几个跳音,这便是第二乐章的开始。短小而轻盈,月光重又开始了舞蹈,连奏与断奏的呼应,跳跃和滑步,以一种完全不同于第一乐章和第三乐章的风格,如同瞬间留下的温存的微笑。

——霍姝颐《月光奏鸣曲》

我从小到大一直有晚上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听歌的习惯,可是我从来不敢一个人在黑夜里听它,他把毕生的爱与痛都揉了进去,歌声一起,只觉得有寒风吹彻,春天似乎在那么遥远的地方,再也不回来。

——年悦《泪撒天堂》

最喜欢“天青色等烟雨”一句。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淡淡的感觉,特别是阴雨天,雨打在地上溅起水雾的时候,总会想到这一句。后来知道了这一句的出处,由五代后周柴世宗写道:“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作将来。”批示御用瓷的釉色。钦定为天青色。传说天青色无法自然形成,须在烟雨天气中烧制才行。所以有“天青色等烟雨。”

原来是无奈的等待。

只要音乐一到这一句,眼前便会有一幅画面:江南小镇,烟雨朦胧,一位男子,一袭青色长袍,腰间一把折扇。在黛青色的石板上,看着过往的乌篷船。他在等待,青色的天也在等待。天青色等来了烟雨,而他却仍旧在等待。

——周梓龙《青花瓷》

碎碎的阳光,绿得可以融化我所有思绪的树叶,蓝得自然、干净的天空,这些都让我感觉到夏天的到来。(《夏天的风》)

命运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遥不可及的永远不是梦想,而是沸腾的勇气,我们不需要多么高的温度,多么前的起点。我们需要的是一种精神,一种永不言弃的精神,一种放手去闯的精神。这样的人生定能沸腾出精彩。(《我的路》)

如若你怀疑一切,时间太久,也许那些美好的事物都将与你背道而驰,渐行渐远。(《相信》)

——何哲

轻缓的音符拉开了柔美的序幕,在一声宛如薄冰碎裂的铮然音符后,清亮的女声缓缓唱起,一字一句,都像浸染着愁绪的春风轻缓低回,却吹碎了心田,诉说着相思不得的哀愁。长笛和二胡也淡淡和着,曲调虽如清溪般平缓却有难以掩饰的伤感在暗暗流动。歌声渐渐低缓,像是有万千心曲难以言说,最终归于沉默。

——刘婷婷《回梦游仙》

而如今我和一些人分道扬镳、各奔东西了,他们的身影在我的脑海中渐渐模糊。也许再过不久,我便不是那时的我,我再也回不到那些年。但我仍“wouldn't change a thing about it”(不会改变一丝一毫)。我不是个只会回头看的人,我期待新的每一天,也期待遇到新的事。多年之后,我依然会交很多朋友,认识很多人,但我可能会发现,不再是现在的感觉了,因为我们的“innocence”(纯真)已经不在的。

——刘星宇《innocence》

琴音袅袅,虽清淡幽美却仍给我一种震撼之感。依然记得那一刹那,我的心仿佛是瞬间找到了遗失已久的什么东西,啪嗒一声,在我心里开出一朵蕴着喜悦的花儿,悄然而立。

那一曲中,我仿若看到了青山渺远,流水潺潺,古树参立,河岸两旁的野花肆意地开放。

……一片静美的土地,一缕明丽的阳光,一刻恬然的宁静,一朵飞花,一叶新绿……这些散发着沁人香味的事物都能与人分享,这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呀!

人生路上,我愿一直寻觅我的知己,直到,我们也拥有“高山流水”般的,绵绵不绝的情意。

——谢思琦《高山流水,知音尤贵》(古曲《高山流水》)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当你徘徊在季节的篱笆之外,眼睛里大雪弥漫之时,在你内心播种太阳。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让你从中体会出守望的坚持和幸福,给予你翅膀,在星光斑斓里飞翔。

……我一遍一遍地听着这首歌,感受着每个字。它如同一片晴朗的星光,在朴素与宁静中,将记忆之门推开。没有比音乐更能让人怀念的了,我似乎找到了过去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像晕染在江面的灯光,温暖,明亮。我静静地站在原地,一遍遍问自己,你的梦想呢?你真正渴望的是什么?

我胸间的疼痛,连成一片,冲出喉咙,成为影子的一部分。如此灰暗,却似划过一道闪电,使灵魂疼痛,心,却清醒了。

——张(范玮琪《最初的梦想》)

低沉的声音轻轻响起,伴随着缓缓的吉他声,传到了空气的每一个角落,周围的喧哗顿时静止下来。一首很老的歌——“take me to your heart”。熟悉的旋律静静在地下通道内回荡着,仿佛又回到了八九十年代,这样深情优美的歌曲被到处传唱。那时的生活还没有这么累,那时的人们都还很单纯善良,那时的天还很蓝很蓝……而如今的我,暂时放下了让人疲惫不堪的快节奏的生活,静静领略着来自这首老歌的韵味,默默品味着曾经的悠闲快乐的生活。

——李艺瑶《take me to your heart》

所以,他的呼唤与希望与他的天分与对音乐的热爱,就汇成了一曲直达人心灵最深处的经典。

在歌曲的MV中,他拟造了战争、污染给自然与生命带来的巨大伤害,无数饥渴的难民,无数无家可归的儿童,无数被毁坏的家园,都像针扎在心头一样让人震撼。

整首歌的曲调优美至极,像母亲对孩子的呼唤,像上司对职员的警醒,像乞求,像呐喊,只要它在你的耳膜穿过一次,就会深深地刻在你的脑海里,只要它再次响起,你就会有一个心底的声音与它共鸣。

——尹诗丰《Michael Jackson<heal the world>》

“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像快快长大,才能保护她。美丽的白发,幸福中发芽;天使的魔法,温暖中慈祥。”我想这既是作者周杰伦在游走完鲜花掌声之中,从浮华躁动的伤情音乐中解脱出来,回想起慈母深情,真情实感而至的内心之言,也是全天下母亲的儿子女儿们内心深处的共鸣之言罢。这样的歌曲,在当今以谈情说爱为风尚的流行乐坛,堪为奇葩一朵,一枝独秀。

有这样一首歌,激起我心中无尽涟漪。

——杨天任(周杰伦《听妈妈的话》)

橘黄色的夕阳开始渗杂着一点粉色、紫色,天色要暗了。在我背着书包刚准备走下楼梯的时候,我听见猛的袭来的一段雄壮的男声齐唱。我驻足倾听,即便已经很晚了,我最后还是决定上去看看。登上五楼,噢!也许是登入天堂。我背靠着多媒体教室的门,可以清晰的听到清脆的女声独唱。啊!那一定是领唱,她的声音似夜莺啼叫,婉转清脆;她的声音像从喉咙里流出来的,瞬间侵染了整个多媒体教室。

接着传来男女合唱,男声张弛有力,停顿分晓;女声首先轻轻吟唱,细细的声音极具穿透力,微弱但一定得有,然后仿佛是喷涌而出的清泉,清甜滋润,沁人心脾,好像有几十只温凉的手按摩着刚被男声激起的那一颗炽热的心。我偷偷打开门,露一条缝。看到领唱笑得甜甜,有一对小酒窝,眼睛里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随着合唱声音变小,节奏变慢,我心情也接着变得很舒缓,像是躺在草地上,温暖的阳光像软软的被窝一样包裹着我,我也笑了。

——周卓睿《那首歌渗进了我的心》

可好曲毕终,正当着心被绵音轻抚得上天时,一切却都静了。就像琉璃色的肥皂泡突然破裂,一切便回归了原来的模样,我们依然处在嘈杂的人群之中,心中意犹未尽,音符却在慢慢消亡着。

我们不知道曲子的名字,留不住它,只能任由着美丽的音符慢慢地在手中散去,再也抓不住,这时候的美好反而变成了一种离别的痛。

于是我们开始期望着有那么一首歌可以回放,永远存在于人群之中环绕心尖,一遍未了又会重新开始,这样就再也不会因为美好的消逝而感到难过。

……

真正美好的歌儿是留不住的,因为它的美丽只属于一瞬间,如没有一个肥皂泡会永远漂浮着闪烁光彩。所有美好的事物亦是如此,当你真的为它的美好而赞美,产生心灵的共鸣之时,不要想着留住它让它一遍遍地重复,这是美的真正消亡。

如果你为一首好曲终了而感到惋惜,才是你对它的真正赞美。

——王祯悦《有没有那么一首歌可以回放》

他穿不穿白衣,我是不知道的。

他是歌手,我是听众,他是个只唱歌的歌手,我亦是个只听歌的听众。我所关注的,只是他透过音响传来的寂静空灵的歌声,至于说他的长相衣着,则完全没有了解。穿不穿白衣,我怎么知道呢?

然而我却笃定他是穿白衣的,从我第一次听到他清澈如泠泠山泉的声音时,那个形象便已经定格在我的脑海里了,那个白衣翩翩,临风而立,把酒对月的样子,在我心里,在我想象的月光里,孤寂到透明。

……


Copyright © 1904-2018 湖南省长沙市长郡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24号 电话:0731-85287900
邮编:410002 湘ICP备05007487号  技术支持:拓维教育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