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师发展 > 教坛物语
【随笔】钟建军:一夕三逝
来源:长郡中学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6-11    点击率:1665

点击查看原文:【教师物语|闲情逸致】钟建军:一夕三逝


一夕三逝

管他夏日来了,还有秋日,冬日来了,还有春日,每个季节都是迷人的。 ——题记

凉塘



周四游韶山,顿生"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感慨。而自辛亥以降,再无王侯之封,然追踵古人,不亦乐乎?长沙人黄兴,勇健开国,孙黄并称,民国开国封王,庶众望所归。黄兴故居在东郊凉塘。凉塘,真有塘,且多,共四口,品字形排列。从前,塘堤遍植杨柳,蔽日浓荫和一泓碧水为眼前这个大户人家并往来农人送来清凉,凉塘因此知名。今日凉塘,烟柳绝无,池塘几近干涸,剩几只秋鸭在枯水中嬉闹,物逝人非、国保无力之叹顿时油然而生。唯有正堂屋上横挂黄兴手书"无我"二字,依稀可睹斯人。唯无我,本可当一个富家公子哥儿的黄兴为了组建华兴会,变卖了家中的两千多亩水田,筹措资金;唯无我,他身先士卒,屡败屡战,三二九广州暴动,他亲率敢死队百余人,攻入两广总督衙门,战斗中,两根手指被打断,血染疆场;唯无我,当17个省的代表聚首南京大元帅府,代表们以黄兴有功于国,公推他为民国总统候选人时,他再三婉拒,甘当配角。回来的路上,顺访许光达故居,许为共和国第一任装甲兵司令,开国大将,可参照古代官制封为伯爵为宜。昔日野史中有二许争功一说,今日进入故居,瞻仰让衔碑,才知野史虚谈。黄许同为长沙人,一在民国,一在共和国,然做事敢为人先,以身许国,不遑多让;而名利面前谦恭退让,功成弗居,其致一也。古人却向书中见,男儿要为天下奇,谨以此自勉并与诸位读友互勉。


靖港




船到靖港口,顺风也不走。趁今天还闲,终于到了活色生香的望城古镇靖港。靖港距长沙约60公里,原来是宁乡沩水河和湘江交汇口,一度千帆竞发,人声鼎沸,舞榭楼台,达旦通宵。沩水改道后,原来的气场和韵味还在,今天新修葺的小镇俨然一幅古画重新装裱了,历史的光芒正轻轻擦亮这座千年古镇的新面容。这里有留着前辈脚窝印走路不作声踩到别人后脚跟的老麻石街,有扇子码头的独脚吊楼和楼下港内摇曳生风有水上得天的乌舡子,有齿颊留香的芦江(沩水这一段叫芦江)八大碗与酥香扑鼻的各种麦芽糖,有纪念南宋钟相杨幺起义的杨泗庙与晚清鏖战太平军战船尽焚投河未遂的曾国藩之行营驻所。古色古韵,林林总总,不一而足。傍晚从不太宽的河堤上驾车准备回长,一辆本地车老远就停在那里,让你先行过去,让人慨叹这分明就是行着旧时礼,说着当年话的古镇人,一点头一躬身之间,上千年的光阴就这样擦身而过了呵。


铜官



湖南民间常把春节、端午、起伏、中秋、冬至并列为五大节,冬至大过年;十一月,云冬至,家家户户打圆糍。看着离晚上大快朵颐的时间还有半天多,正巧艳阳高照,天朗气清,便驱车去了离长沙几十公里外的望城铜官窑遗址。今天上班时,办公室的阿毛说,钟哥你看,铜官窑那么著名,为什么历史上记载寥寥咯。我说是啊,这时办公室另一同事岳飞凑过来抢答,那是我老家咧,我老家就住在铜官的对河,上世纪八十年代铜官还火得下不得地,瓷器远销海内外,钩鼻子的外国佬亲自来铜官街上现钱定货,啧啧,铜官陶瓷就是接地气咧。是啊,岳飞说得太对了,当年这座十里古镇,千年陶城,源于三国,兴于唐朝,发展于当代,铜官窑的熊熊火焰曾经映红半条湘江河,铜官窑的瓷器遍及全球,“海上陶瓷之路”给铜官带来了巨大的商业财富。可是令人讶异的是,铜官窑所擅长的并非昂贵的阳春白雪,而是民间常用的坛坛罐罐,瓷瓦瓷砖,甚或玩具,甚或油灯,扬长避短,始终走着一条人无我有、特别便宜的生产销售路线,在南方的民间市场一度生机盎然红红火火,一点都不矜持,一点都不执拗,一点都不矫饰,灵活实际,草根富豪。铜官谭家山遗址前就是当年水手运货甚嚣尘上的彩陶清溪,走在溪上古城桥边低头一看,石板与木栏杆新旧不一,有的已经斑驳风化,看来已经承受了太多沉重的岁月,有的还是新补上去的。石板与木板之间或宽或窄,透过罅隙,水的波纹清晰可见,像是历史的眼睛,闪着捉摸不定的光芒,又像是树的年轮,记录着寒来暑往。影淡知山远,浪平识水深,古窑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其实无言的古窑与古桥早就已经回答了困扰阿毛老师的诸多问题了。



Copyright © 1904-2018 湖南省长沙市长郡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24号 电话:0731-85287900
邮编:410002 湘ICP备05007487号  技术支持:拓维教育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