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师发展 > 教坛物语
【智慧】刘薇:成绩的背后是团队,团队的背后是文化
来源:长郡中学    作者:刘薇    发布时间:2014-09-02    点击率:2654

点击查看原文:【教坛物语|且行且思】刘薇:成绩的背后是团队,团队的背后是文化


成绩的背后是团队,团队的背后是文化

在一整个夏日的热气蒸腾中,长郡卓越的高考、中考成绩仍然持续发酵,我不得不承认,伴随着媒体报道的大肆铺张,我享受了一整个暑假作为“长郡中学的教师”带来的无上荣耀,感受了“成绩”实实在在的份量。

当我们还沉浸在上一个胜利之中时,媒体已经在寻找下一个话题;作为家长,无论好坏,他们的这一页都已经翻过。作为专业教育者,我们必须给自己泼上一盆冷水,让热情退却,冷静思考。成绩的背后是什么?

在数据化教育和异化教育中,师生追求排名、追求效率,学生不再像花朵而像机器,老师不再像园丁而像工人,拿着扳手将各个零件摆在正确的位置。异化教育可以培养出一个独孤求败的高分学生,但培养不出一个在毕业时含着眼泪拥抱老师的学生。

在长郡双语这三年的成长中,我有一种深刻的感受:成绩不是简单的抓应试的结果,而是一种文化浸润的水到渠成,成绩背后是团队,团队背后是文化。团队是自我教育的显性载体,而文化,则是实现自我教育的理念与氛围融合而成的气韵。

一、年级学生的自我教育——“团队制胜、和而不同”

我曾将贴在教师沙龙室的“团队制胜”四个字理解为各个班级的“团队建设”——“八人团队”的班级管理模式或“四人小组”课堂教学模式,渐渐我发现,这种理解太狭隘。最初是初一校运会,我们打破了分班进场的传统,以四个班为一个方阵,一个年级六个方阵。《少年中国》的大主题下各方阵有各自的小主题,分则各具特色,合则浑然一体。那时的我还没有意识到,我们年级是在下一盘“和而不同”的大棋,体现在行动中就是团队制胜。“团队制胜”是各个维度的团队合作,群策群力的班主任团队、各放异彩的学科团队、亲如一家的办公室团队、给力霸气的家长团队……所有这一切组成年级团队。说起来是简单几个字,做起来却是扎扎实实的心思和时间,整整三年,即使是在最忙碌的时候,团队中的每个人有一种共同的感觉: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真正实现了自我教育的队伍“网络化”。而“团队建设”的最大受益者是学生。

年级尊重每个班级小团队的不同的个性,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彰显老师和学生共性和个性的 “班级名片”中,统一的长郡蓝白风格模板中,每一个班级都有一种特定的个性化的理念表达。5班的“道虽迩,不为不至;事虽微,不为不成”名片后是一群信仰行动力量的老师和孩子们;17班“身心舒展,生命向上”的名片后是一个怀抱教育初心,行走在思想中的张老师,而20班“同进退,共悲喜,不抛弃,不放弃”,那是我想种在孩子们心中一颗“团结”的种子。再往小里说,每个班都有自己的小团队,他们有专属的组名,组歌,甚至“小组理念”,以一个个的整体在“自主管理,共同成长”。

我认为,在自我教育中,学校、年级和老师更像一个游戏设计者,设定规则,并通过各种契机将它内化成学生的自律,但又留出足够的空间,让孩子自由发展和成长,让他们得以自我教育。以我所带的班级为例,以自荐与民主相结合的方式产生了“班级自主管理团队”、以“双向选择”的原则建构好班级小组之后,我们为学生搭设了一系列的平台。

首先,课堂学习——小组分工“合作学习”是课堂的一大特色。初一伊始,年级组组织人员对所有科任老师进行了EEPO的培训,先教会老师如何规避形式大于内容的小组讨论的缺点,如何在独立研讨中尊重孩子的个性表达,如何以更宽容的心态让孩子们在错误和磨砺中学习。随着学习内容的复杂程度加深、表达方式的熟练程度增强,学生对于集全组智慧解决一个问题,并以通过中心发言人来向全班展示这样的学习方式逐渐适应。针对学生自主学习能力的培养问题,我在我们班增设了专门针对时间记录和团队交流的《做时间的主人》,封面到内页都由本班学生自己设计,还专门有一栏“自主学习”;初三的时间本已经演变成了孩子们的计划安排本——在我看来,这个偶然的变化也许可以解释萦绕在我们所有人的脑海里的同一个疑问:“到底什么是自我教育”——初二的时间本,记录的是完成某一门科目完成作业的时间。孩子们大多可以如实记录,这其中就有部分学生不再满足于“记录时间”,而积极地“计划时间”,而这种自然而然的衍生和改变,比老师要求“做计划”所产生的效用要明显好得多。

然后,常规管理,年级主张放手放权给学生团队。比如自主执勤,那是学校的老传统,一般由班主任安排岗位,但初入职的我从一开始就没整明白咋回事,也很诚实地告诉学生我不知道怎么弄,几个团队长就自己开始琢磨调配时间,走读和寄宿。初一的他们,琢磨了两个晚上终于发明了一个“团队联产承包责任制”,人人有活干,人人抢活干,因为寄宿生不够还有很多走读生抢着来,有专人记录,专人巡逻岗位缺人……三年过去了,我这个不称职的班主任只知道给他们拍照鼓掌喝彩却还是不知道怎么安排自主执勤。但实践告诉我,“团队”是个好东西!所以我在很多时候都乐此不疲地容忍自己的无能。

第三,在活动策划上,年级鼓励全员参与管理,全员参与评价,人人皆是裁判,在相互评价中成长。像1107班的班级周刊,在教育格言、班主任寄语、每周常规、活动剪影、温馨提示等固定版块下,每一板块的负责人都有个性独特的设计和展示。特别是在崔应忠老师的启发下,我们的“班级周刊”最初是由专人负责,转而实行“小组联产承包责任制”……学生小雷跟我说:“做班级周刊的常规总结时,看到各科课代表名单里自己的名字,比在您办公室被所有老师轮流批评还难受……”在浑然一体的团队中,孩子们逐渐有了默契的分工,共同的担当,团队的力量让这些个体神奇地拥有了种种勇气,即使困难的时候,也绝不放弃改善自身和周围生活的希望和勇气,并乐于向同学发出善意温暖的光芒。

年级组都本着“承认差异、尊重个性、互助发展、共同成长”的理念,最终实现了学生团队的自我教育。最后的中考成绩似乎在印证“团队制胜”的力量,我们年级的成绩以一种温柔的均衡组合成了一个霸气的突破,但“团队制胜”真正的胜利不只是学生的成绩,更在于在于教师在团队中“以慢打快,润物无声”的自我修炼,这就是我想表达的第二点。学生的自我教育来源于教师的自我反思和自我成长,这里我不得不提到2011级颇有特色的教师自我教育。

二、年级教师的自我教育——“以慢打快,润物无声”

英文中的学校school这个词的古希腊词源指的就是闲暇,理论上,学校是这个高速运转的机械丛林中唯一接纳闲暇的地方。我们年级自我教育中最大的特点是以慢打快,这一独特的年级文化不仅贯穿于学生团队建设的始终,也让每一个穿上红舞鞋停不下来的老师们必须在日常琐事中停下脚步,慢下来。所以我们年级组有个让人乍一看觉得浪费时间且匪夷所思的举措——每周一次的班主任沙龙:

后辈求解若渴、前辈分享经验,班主任沙龙单以年轻教师主讲提问、资深教师答疑解惑为交流形式,就举行了“成长”、“磨合”、“重心”、“反思”、“挫折=财富”、“疏导”等主题沙龙。前辈们告诉我们:和学生一起反思,是年轻教师成长的绝佳途径,而要让学生实现自我教育,教师本身应有自我教育的意识。

关于这一点,我在“带着故事上路——典型案例研究”系列沙龙中体会最深。某个下午,我看见一个小孩的语文书上写着一排带着我名字的脏话,我下意识地合上书,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处理。但一切都那么刚刚好:刚好,我当时正在写前一期的班主任沙龙的文字稿,刚好,那一期的沙龙主题是“智慧型的宽容”;又刚好,我记录的是张辉组长在总结说的“孩子的成长是一个不断犯错与觉醒的过程,而促使觉醒的力量是老师宽容和引导。”刚好,我在笔记本上写下了那天沙龙的心得:在教育维度,学生和老师是不平等的,老师拥有比学生高几倍甚至几十倍的精神财富,人生阅历、心智水平,正如物质财富上的富人与穷人之别,老师的义务就是用足够丰裕的精神财富救济还处于“贫困期”的孩子们,给他们爱和宽容,教他们爱和宽容;又刚好,那段时间我正在阅读皮皮老师的《一个人的地震》……冷静之后我开始想关键不是对或错,也不是愤怒和原谅,而是为什么。于是在一番调查之后了解到,这个学生之所以写这些话是由于两个月前的一次犯错后我通知家长到校,可之后她明白自己错了,要销毁脏话只能撕掉语文书。在得知脏话被我看到之后高度紧张,上课情绪爆发哭泣不止……放学前我看似不经意地把书还给女生,还认真地给她指出:“你把我的名字中的‘薇’字写错了。”然后我笑着走开。从这个小孩的惊异和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她巨大的进步和成长中,我明白,这宽容她不会辜负。

在最紧张的初三一年,第一次带初三疲惫不堪又茫然无措的我第一次从凤姐那儿听到“教育也要符合自然的节律”,也第一次在刘美妮老师和柳志宏老师的的初三故事中学会“借力的智慧”,第一次从张琼老师、刘四保老师、谭玲老师和汤映玉老师那儿听到“后爸后妈的幸福”,第一次知道陈德群老师是怎样用每日的“励志小故事”唤醒孩子们内心的雄狮,更是第一次在系列沙龙“我的主任我的班”中重新认识了私底下嬉笑怒骂没个正形的小伙伴们。听他们的故事,品他们的心情,班主任沙龙为每一位教师打开了另一个视角,就像中国古典园林设计中池塘上的弯曲石桥,走在上面,时刻能变化着不同角度观看同一片风景,审视自己的教育。

还记得组长张辉在第一次班主任沙龙说起沙龙的初衷:“教育的本质是予人自由、幸福和力量,但是如果教师自身都无法感受到这些,拿什么给予学生?”我想,对我来说,这三年的班主任沙龙就是作为教师的我的自我教育课堂,让我得以在教育中学习,在学习中成长,是让年轻的我完成一整套从自我要求、自我践行到自我评价的过程。我想,在这里获得的力量和美好,我有能力将之传承给学生。

三、年级文化与自我教育——“文化认同,内生发展”

无论是在团队协作中的学生自我教育,还是在团队合作中的教师自我教育,背后必然存在着文化的隐性力量,内在的力量远大于外界加压。师生一旦对自己的团队、年级或学校有了强烈的文化认同,必然获得一种内在力量推着他们拼搏、奋斗和发展,这实际就是一种自我教育的心理机制。我认为,自我教育的终极成果有两个层面:自我,和超我。这两个概念来自弗洛伊德。

先说自我。初三年级广播中出现的频率最高的语句“心不苦,不辛苦”“不抛弃,不放弃”,这些理念通过团队、通过实践已经浸润了老师、家长和学生们的心里,学生们会在考前疯狂转发“老师”的照片以求得心灵的慰藉,家长们的微信朋友圈刷上长郡校庆点滴,他们为长郡写诗,为长郡点赞……那姿态俨然他们就是这个学校的主人。没有人教他们这样做,我也从未要求学生要求家长要爱校爱到骨头里,但是事实却是每一个身为2011级的一员都有一种共同的想法,作为长郡人,我感到骄傲,我有强烈的归属感,这就是自我的层面。

第二个层面,是超我。不仅为身为长郡人而骄傲,更为了这三个字严于律己,即使离开了老师,离开了学校,也已把“朴实沉毅”的长郡精神、“不抛弃、不放弃”的年级精神刻在行为之中,将之内化成良知和道德判断,甚至传给下一代,将他律变成了自律。在学校里我要为我的班级我的年级而战,出了校门,我要为长郡的名誉而战。在这样的强大的自我施压的动力下,成绩更像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我想,所谓自我教育的终极目标就在此了,教,是为了不教。

大家都知道金庸小说中最厉害的角色是《天龙八部》中少林寺藏金阁的灰衣扫地僧。不过,他最让我折服的并不是一人力挫萧家、慕容家四大高手,而是在于他的一个颇具武学宗师风范的举动:萧远山、慕容博乃至鸠摩智都曾在少林寺偷学七十二绝技,而灰衣扫地僧在每一本武功典籍的旁边都摆放了一本佛经,他说,每练一项绝技,都会产生一种对身体有伤害的暴戾之气,唯有相应的佛法才能将之一一化解我的年级组,我的学校,就这样,将“文化”这本佛经置于成绩背后后,让初学武功的我受益无穷……

经过三年的年级文化浸润洗礼之后,我想用一件事说出对自我教育的全部理解。我们班上一个叫伍语薇的女生,在离别的那天收藏起了自己的校服,她对妈妈说不要洗,因为那上面有刘老师的气味,我希望,我永远保留这样一种气味,永不愧对神圣的教育之名!



Copyright © 1904-2018 湖南省长沙市长郡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24号 电话:0731-85287900
邮编:410002 湘ICP备05007487号  技术支持:拓维教育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