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校友园地 > 母校情怀
【郡园情怀】澳洲新南威尔士大学在读博士张龙:一些“回忆”和“情怀”
来源:长郡中学    作者:张 龙    发布时间:2014-05-29    点击率:1707

点击查看原文:【郡园情怀】澳洲新南威尔士大学在读博士张龙:一些“回忆”和“情怀”




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 Sydney, NSW, Australia

(澳洲新南威尔士大学)



张 龙

一些“回忆”和“情怀”

澳洲新南威尔士大学张龙

母校就要举行110年校庆了,而当年我读高一时长郡100年校庆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一晃10年,在感叹时光飞逝的同时,也让我在岁月的沉淀里对母校的那份情感更加深沉了几分。

其实我想,对于每一个长郡人,尤其是像我这样在长郡“赖”了6年的人,关于郡园生活,就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的:



启明星食堂餐卡

我可以从初一和同学(他现在成为了这一辈子最好的朋友)一起在澄池吹风聊天,说到高一独自在启明星食堂津津有味地吃米粉和馄饨;

我可以从初中在“梦开始的地方”文学社“纠集”班上同学办一张叫《云起》、并在学校旁边小打印社打了几十张发给社员的文学报纸,说到高中创建文学社、“忽悠”其他社员把它命名为“再续梦想”、并且继续“纠集”班上同学办一本叫《风再起时》、并在打印厂印了8000份发放到全省几十所中学的文学杂志;

我可以从高三时学长回长郡告诉我们“几乎中国每所大学里都可以看到长郡的校服,因为很多长郡校友都会把校服带到大学,偶尔穿一穿满足自己的母校情结”,说到此时此刻在南半球的我房间的衣柜里,依然有2条长郡的校裤——它们和长郡的毕业照一起跟着我从中国到韩国,从北半球到南半球;

我可以从高考之前,老师们送给我们一人一支高考答题笔和几片巧克力,让我们每场考试前吃一块,说到高考那天,所有老师和同学都穿着红色的衣服,老师们在校门口目送我们进考场的“喜庆”画面;

我甚至可以从大一那年的6月7日上午爬起来看着电视机里长郡门外的高考直播紧张得全身发抖的场景,说到以后每年高考那几天脑海里就浮现出当年长郡高三文科办公室后面黑板上的两句话“让红五月见证我们生命的韧度”和“6月7日,你放马过来”,再说到听到母校110周年校庆消息的那天半夜从办公室回家突然就哼起校歌,居然连副歌和合声都没唱错……





初一义卖&爱心签名:这是我初一任班上团支书时组织的一次“保卫母亲河爱心签名&义卖报纸”活动。我到现在还会和初中同学开玩笑说:“第一,我是多么有远见,13年前母亲河还没被污染就知道要保卫了。第二,签名&义卖这些你们大学玩的东西,我在长郡初一就玩过了。”

关于长郡的“回忆”和“情怀”,实在太多、太复杂。试想,人这一辈子有几个6年?又有哪个6年会见证你从12岁蒙昧浑沌的状态踏入校门、到以一个成年人的身份离开校园?——那个6年的转变,那片土地,发生了太多太多的故事。打开电脑里备份的高三那年的一些重要短信——59个文本文档,上千条短信——我想,关于母校的“回忆”和“情怀”,就从短信中几个零星的高三的故事说起吧。

翻开短信,我看到了很多类似于“掠过”、“料峭春风吹酒醒”的标准的高考语言,也翻倒了很多当时给“早恋”女友写的、只有在那个年代才会特有的蹩脚和幼稚的肉麻、这一辈子过了那个年龄就再也不会写的一些句子。我到现在都清楚的记得,自己那年高考作文的4个小标题——《诗意地生活》:“须有玄心”、“须有洞心”、“须有秒赏”、“须有深情”。

短信里,有高三第二天写下“高三真好”的幸福,也有第三次月考后“真的要好好珍惜高三,我们一生除了高考,几乎没有一件事可以让几百万同龄人与你为同一个目标而奋斗,你想,当你每晚一个人孤独地挑灯夜战的时候,全国各地有多少人在与你一同奋斗,何其壮观啊!这是证明自己的时候”的梦想——记得当时一个学长对我们说“现在高三的你们是幸福的,因为高三可以有很多梦想”。我看到了高三第一次月考后写下的“大学要横扫图书馆”的梦想,虽然“横扫图书馆”的誓言终是没有实现,但有这个梦想的当时真的是幸福的。

短信里,有高三第三次月考后“猛作一垂线,叼吧,好有气势的”那种幼稚的傻笑,也有第四次月考后“好歹也是平安夜,送自己一套数学卷子和一个教堂吧”的那种甜丝丝的煎熬——虽然,我清楚地记得,最后只是送给自己了一套数学卷子,做完并没有去教堂放风,而是继续做其他作业。如果说,成熟就是觉得以前的自己幼稚;那么在长郡的青春,就是那些值得怀念的幼稚。

还记得一直到高考前100天,我都很不喜欢穿校服——当时的我,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现在不管到哪都会把衣柜空出一个角落给校服的自己吧——但就在高考前100天,我突然给自己立下一个心愿:从今天起,每天穿校服,穿100天,直至高考,来缅怀我在长郡的时光。2006年的那个除夕,吃完年夜饭,我依旧穿着校服,来到长郡,只是为了给自己的长郡生涯留下一个完整的、特别的回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校门口,居然碰到了五六个跟我一样想法的同学,都被保安叔叔拦在外面,他说“今天学校不开,你们天天都来学校,大年三十,快回去陪陪父母吧。”可能因为我平常老是迟到、每晚又自习到被保安关校门“赶”出来,跟他都比较熟了,在我的苦苦哀求之下,他终是放我进去了。那晚12点外面齐放烟花的时候,我一个人站在走廊上,大声唱着校歌,被自己美美的感动了一把。最后,那个除夕也让我有了人生唯一被民警“抓”出学校的经历——我一进教室开始做题就忘了时间,那晚因为只有他一个保安值勤,他不能进来找我,只好报警让旁边派出所值勤的民警进来,民警叔叔在“押送”我出校门时说“除夕还穿校服来学校,你对这所学校感情挺深吧。”我说:“我在这里读了6年书了,你说呢?”我们都笑了。在这里也要给那晚对于保安和民警带来的麻烦表示道歉,并且更重要的是:请勿模仿!

还记得高三那个寒假,最流行的一句话就是“祝你暑假快乐”,也记得高考最后一门英语考完后,我拿起手机写下“我无怨无悔了, 我努力到了最后一秒”。长郡的6年,这样的点点滴滴实在太多,写也写不完,可就是这样的点滴,这样记忆中残留下来的碎片,构成了长郡6年、一辈子的回忆。

最后,当时一个长郡学长有句话,直到今天还一直鼓励着我:“我不祝你们一帆风顺,因为人生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我祝你们有坚忍不拔的意志,来面对人生的风浪!”在母校110年华诞之际,我也把这句话送给母校、母校的全校老师、同学、和在世界各地的校友们!



Copyright © 1904-2018 湖南省长沙市长郡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24号 电话:0731-85287900
邮编:410002 湘ICP备05007487号  技术支持:拓维教育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