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校友园地 > 母校情怀
【郡园情怀】清华大学协和医学院在读博士廖理达:忆郡园
来源:长郡中学    作者:廖理达    发布时间:2014-06-20    点击率:3058

点击查看原文:【郡园情怀】清华大学协和医学院在读博士廖理达:忆郡园



【廖理达小档案】2003年入读长郡中学初211班;2006年入读长郡中学高0601班;2007年获信息奥林匹克竞赛全国一等奖;2009年考入清华大学北京协和医学院,八年制本硕博连读,现为北京协和医学院在读博士。

忆郡园

廖理达

郡园于我 ,且别于众多郡园学子,因为母亲,我自幼就在这里生活,成长,所以,我比其他郡园学子更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而那成长中的朝朝夕夕,点点滴滴,在我考上清华园之前,全都融进了郡园那悠长历史的无痕之中。

但是,我和所有的郡园学子又都是一样的,我们都在郡园度过了最纯真,最快乐的时光,在郡园校风校训的熏陶下,我们从懵懂无知的雏鸟长成了能飞向远方.经历风雨的雄鹰。

小的时候,总感觉我们的城市很大,我们的郡园也很大,其实那时候的郡园真的很小。那时候的长郡,正校门朝黄兴南路开,后门临着黎家坡,厚重的木门在我儿时的眼里巨大无比,办公楼是红色的,从一个小门进去。

幼时的我常生病发烧,所以也常被幼儿园老师“赶”回来,忙碌的母亲会把我交给办公楼里打字室的几位阿姨照看。那时郡园教学楼只有两栋,操场边上有一个小沙坑,我常在小沙坑里垒堡挖渠,在沙堡上插几根小木棍便是大炮,在沙渠里尿上尿尿便是渠水,不亦乐乎。长大后在郡园念书了,却总是在抱怨学校怎么那么小,教室里怎么那么挤,球场怎么永远都不够用,整个学校怎么就没有一个老师找不到的角落,我们学子们却总是幻想在校园里能有一个和老师躲“猫猫”的地方。而现在,离校亦已五载,我竟然发现郡园是这么的大,大到可以装进所有的青春记忆,那曾经的欢笑与快乐,青涩与叛逆。

在郡园初高中求学六年,我完成了从少先队退队到成人礼的蜕变。回首这六年,最为刻骨铭心的莫过于身边所有风格迥异但都勤勉奉献的老师了。是他们指导我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是他们教会了我如何善待他人、修身做人。在坊间,曾经有“长郡是地狱”的说法,说的大概是长郡的老师们抓得紧,非常严厉。但是身处其中,我却不这么认为,我觉得长郡的老师们都师从正道,且会因材施教。我初中班主任贺认平老师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我当时的兴趣爱好非常广泛,篮球,社工,美术,生物兴趣小组样样都想做,平时扎扎实实学习的时间并不多。但是贺老师不仅没有批评我,还鼓励我多发现自己的兴趣所在,多见识外面的世界。我觉得我一直以来能够保持健康乐观的学习心态,与对外部世界认知具有饱满的热情,必须要感谢初中三年丰富的课余生活。

进入高中0601班后,我和我的同学们并没有因为读的是理科实验班而成为所谓“书呆子”,因为我们有一位教育有方的班主任徐光明老师。这位被我们爱称为“徐姐”的班主任,秘诀就是绝不让学生死读书、读死书,尤其注重学生品德的指导培养。徐老师特别注重集体的概念,强调同学之间的帮助,也很在意对于学生情商的培养。往往考得不好不一定会被批评,但是如果心态不好或是思想有偏差就一定会被徐老师好好的教育一番。也正因为有徐老师和班级所有任课老师的用心,即使在高三最忙碌的时候,我仍然觉得班上的气氛很好,大家就像一家人,彼此没有保留,互相扶持,一起向着一个目标努力奋斗。这种快乐体验现在想来仍然美妙无比。

快乐学习中,长郡校训——“朴实沉毅”这四个字却随着时间而日益沉淀。我高中学的是信息奥赛,且属于天赋不高的一类,对于难题基本束手无策。但是,在刘涛老师和向期中老师的指导下,我没有气馁,也没有好高骛远,而是扎扎实实的打牢基础,平心静气,把每个自己会做的题都做对做好,一年后获得了全国奥赛一等奖的成绩。我比赛的成绩真的不值一提,可这样的学习品质可是长郡人的共性。胜不骄,败不馁,以平常心做好手头的每一件事。时至今日,我们虽离校多年,但“朴实沉毅”这四个字却是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身上,相信也印在了每个长郡人的身上。

高考放榜那一天恰好是我十八岁生日,记得得知分数的时候并不如何激动,反倒是对将要离开的母校产生了更多的眷恋。不舍的眷恋也许是为了下一个旅程更美好,于是,祖国六十周年国庆大阅兵的游行队伍里有了我的坚定步伐,清华大学的中美联合支教队伍有了我的艰苦努力,关爱北京聋哑儿童的“星星雨”活动有我忙碌的身影,以及作为班长,年级党支部书记的我带领全班同学一起努力,赢得了北京市优秀班集体称号等等。这些或许本不值得提及,但我又特别想说明的是因为这一桩桩,一件件勾起的都是我对郡园浓浓的回忆:那寒风中慰问孤老的活动,那烈日下卖报募捐的同伴,那马路上义务劝导过马路行人的辛劳,那周一校会升旗仪式上作为年级学生会主席的我演讲的稚嫩和沉稳……

郡园的美好在我心中荡漾开来,母亲的话犹在耳畔:儿子,学医,很苦的哦,你要有思想准备。当时我回答母亲:妈妈,那你说,学什么不辛苦呢?是啊,我现在已经在协和医院学习了,对学医之苦,病人之苦,人生之苦有了切实的认识和体验。林清玄在《我苦,故我在》一文中说“苦的时候,不要白白受苦,总要苦出一些存在的意义,苦出一些生命的超越”。因为“苦比乐优于见道”,“因为苦比乐敏锐、锋利、绵密、悠长、广大、无法选择、不可回避”——或许是专门对我这郡园快乐学习出来的学生说的。

而现在,母校迎来110周年生日,如果说让我对母校说一句话,我想应该是衷心的祝福,祝福母校在下一个10年.下一个110年里能再创辉煌,培养更多更优秀的长郡人。如果让我给学弟学妹一个忠告,我想应是珍惜,人生中不会再有这样美好而充满激情的年韶了,而能在郡园中度过这段时光,是你我的福气,也是你我的骄傲,更是你我一生的财富。

郡园于我,亦如徐志摩《再别康桥》,深深的眷恋,淡淡的忧伤,浓浓的亲情。千百次,午夜梦醒,郡园……故园;千百次,魂牵梦萦,母校……母亲。




Copyright © 1904-2018 湖南省长沙市长郡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24号 电话:0731-85287900
邮编:410002 湘ICP备05007487号  技术支持:拓维教育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