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郡集团 > 集团文苑 杂志 > 郡园琼林
[菁华荟萃]《父亲》湘郡湘阴城东学校 田蜜
来源:长郡教育集团秘书处    作者:湘郡湘阴城东学校 田蜜    发布时间:2016-12-09    点击率:931

     他是非常宠溺我的,我知道,虽然他从未言说;我是十分依赖他的,他了解,虽然我从未表白;我们的相处是十分平淡的,从以前的天天面对却不言不语,到现在的每隔一个多月才见一次,依然是连寒喧都省了,但我知道,我心里的任何要求他都是知晓,且竭力满足的,我却从未说过一声谢谢。

  每次拖家带口地“投奔”家时,忙前忙后张罗饭菜的总是他,母亲也只是给他打打下手。我呢,则喜欢粘在母亲身边东家长西家短地聊着,很难得和他说上两句话。但凡有机会聊上几句,他都会“告诫”我:要经营好自己的家,要改改自己的臭脾气,学会宠着点“某人”。有一次,我忍不住问他:你为什么不问问他对我好不好,你不担心他对我不好吗?他说:他是你自己选择的,我相信你的眼光。但是如果他敢对你不好,我绝不饶他!我顿时泪奔——这是他说过的最贴心的话了。 

他没什么文化,小学毕业就开始为生计奔波;他有农村人根深蒂固的思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而且这“后”还必须是男丁,当年弟弟出生他喜极而泣,让已懂事在一旁的我“敬”了他无数个白眼;但很奇怪的是他没有因为是女娃而看轻儿子上面的四个女儿,否则,也不可能有我们这么多年平静的相处。

    他有着农民特有的勤恳,用他勤劳的双手,在农村撑起了一个九口之家。每天,只要天气允许,日还没出,他就早已劳作在田地间,日落之后,田地间还忙碌着他的身影。特别是农忙时,他每天只休息四五个小时,连饭都是母亲送到地里的。儿时的我,特不喜欢和他亲近,因为犁田,养牛,他身上总散发着一股牛骚味,他也完全没时间顾及到我,直到我初中毕业准备要外出求学,他送我上车时,才喃喃地说:原来,已经这么大了!

    后来,姐姐、我,妹妹相继成家,姐姐们的成家我已印象模糊,但我出阁那天的情形,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当我穿上婚纱在镜边自我欣赏时,他过来了,看着镜中的我,眼眶红了:“从此以后,你就是张家人了……”我的眼泪顿时决堤,我的老父,我从未说过一句暖心话的老父,他的这句话,让我毫无顾及地哭花了我的新娘妆,我第一次体会到:原来女儿真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只是我的父亲太不善于表达,错失了和他情人“腻歪”的时机,上天啊,如果有让我重回童年时光的机会,我一定要躲在父亲的怀里,让他尽情享受女儿带给他的欢乐,可是,这一切都已不可重来,我今生都已回不到再与他“腻歪”的时光了。

    我们的下一代都相继出生了。两个姐姐生的都是男孩,父亲视他们若珍宝。后来,我也生孩子了,是女孩。我有些担心父亲会因为她是女孩而忽视她。事实恰好相反,父亲把她视为“掌上明珠”,孩子婴儿期,他不大敢抱她,生怕一不小心弄痛她,但总围着孩子转,逢人便说:我的小孙孙好漂亮好聪明。我的老父哟,一个婴儿,您从哪看出她的聪明哟,不过,我们在他眼里看到了满满的爱意。孩子渐渐长大,呀呀学语,蹒跚学步,他开始敢带她出去玩了。每次回家,他都把她驾在脖子上,任孩子的笑声肆意在乡间的小路上。母亲说,他年轻时“丢失”的父爱,如今,都倾注在他孙子身上了,一旁的我湿了眼眶……

    遗憾的是,迫于生计,现在的我很少有时间回家,难道真的要等到“子欲养时而亲不待”?是的,从现在开始,我应该多抽时间回家陪陪父母,趁着阳光正好,趁着父母正健朗。

    父亲是倔强的,如今生活略有好转,他依然不肯停歇一下。如果,我身上有任何哪怕一点点的优点,我想都应该是遗传了他的。  

    儿时,印象中的他是伟岸的,我却无法亲近他——为了养活这一大家子,他常年在外奔波;少时,他是亲切的,我却不想走近他——少女的情怀他是无法读懂的;这些年月,他是期盼的,我却没有领悟——一个父亲,再坚强,再伟大,也需要儿女的问候与关心!今天看到他,眼见岁月又在他脸上刻上了几道沧桑岁月的印痕,我心中唯念:时光老人,请你的脚步再慢些,再慢些,让我的老父好好享受一下这平静的时光!

Copyright © 1904-2016 湖南省长沙市长郡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24号 电话:0731-85287900
邮编:410002 湘ICP备05007487号  技术支持:拓维教育  管理员登录